供应链频繁传出苹果手机OLED面板订单减少的消息,深圳奥林巴斯成立于1991年

中小尺寸OLED市场发展进度很大程度上要看苹果iPhone对OLED的采用情况。从年初到现在,供应链频繁传出苹果手机OLED面板订单减少的消息,对OLED供应链各环节产生连锁反应。中国正处在投资中小尺寸OLED的关键时期,多条产线已经投了下去。苹果的风向骤转是否意味着中国中小尺寸OLED产业发展的进退两难?
再现苹果“OLED效应”
苹果手机减少OLED面板订单的消息并没有得到苹果官方的正面回应,但多个渠道消息显示,订单减少与iPhoneX销量不及预期直接相关。日前,StrategyAnalytics最新发布的全球智能手机跟踪报告显示,iPhoneX自2017年11月正式上市以来,苹果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出货了近5000万部。由于苹果在2017年发布的新机里面仅有iPhoneX是首次采用OLED面板,而且三星是苹果手机唯一OLED供货商,群智咨询曾在去年年初向外界表示,2017年苹果手机OLED面板需求总量约为8000万片。由此看出,iPhoneX的销量不及苹果当初下的订单预期那么高。另据供应链和分析人士的最新消息看,苹果为2018年新款iPhone采购的OLED屏总量约为5000~5500万片,已少于2017年的订单量。
外媒报道显示,由于iPhoneX销量低迷,三星OLED工厂开工率不足。韩国媒体《TheInvestor》网站在今年1月份报道称,三星A3工厂运转率较上年同期降低了10%。两个月之后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三星OLED工厂目前的开工率仅为50~56%。
《中国电子报》记者了解到,三星生产中小尺寸OLED面板的工厂包括A1、A2、A3和A4。目前,A3工厂向苹果提供手机OLED屏幕,月产能13.5万片。同时,外界盛传三星还在规划一条新的第6代AMOLED生产线A5,由L7-1液晶面板厂改良而来,规划月产能为A3的2倍,但是由于OLED市场不如预期,三星已经暂缓A5工厂的投资进度。
三星A3工厂如果满产一年可生产162万片AMOLED基板玻璃(1850mm×1500mm),每片经济切割273片6英寸全面屏手机面板。以三星目前80%的良率计算,A3工厂年出货6英寸全面屏OLED手机面板3.54亿片,其中预计苹果手机可拿到2.75亿片的货源。这对于苹果手机目前年预计销售2.3亿部的总量来说绰绰有余,何况苹果手机中仅有约1/3配备的是OLED屏。而现在的情况是,由于iPhoneX销量不足,2018年的新款订单大约仅为5500万片AMOLED面板。稍微计算一下便知,三星A3工厂产能严重过剩,开工率自然会不足。
此外,外界盛传三星OLED投资计划在延缓。据韩国媒体《ETNews》报道,三星在今年年底会对A5工厂进行少部分设备投资,但是关键设备至今未提上日程。A4工厂启用之后,也至今没有明确量产日期。
中国企业有机会拿到蒸镀机
苹果手机AMOLED订单减少引起连锁反应。除了三星开工率不足、暂停投资外,LGD也延缓了投资计划。
2017年年底,业界盛传LGD准备延缓购进E6产线第3期的中小尺寸AMOLED生产设备,其中包括去年“有钱难购得”的日本CanonTokki的有机材料蒸镀机。LGDE6产线3期正是苹果的御用生产线,目的是分散三星作为手机OLED面板唯一供货商的风险。LGD延缓采购Tokki蒸镀机,业内纷纷猜测是苹果手机的订单需求缩小所致。
而在前几日,业内又传出消息,由于机台制程和违约金问题,LGD与CanonTokki协商未果,最后LGD还是照原订计划完成采购。但除蒸镀机外,其他机台采购全面暂停。据韩国媒体《ETNews》报道,由于韩国OLED产业投资动力不足,CanonTokki准备将2018年规划出货的10台蒸镀机推销给中国大陆厂商,除了规划的另外1台已经卖给LGD的之外。
群智咨询副总经理李亚琴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原来预计今年大部分CanonTokki蒸镀机优先出售给三星,剩下的部分才能轮到中国厂商。不过由于三星的扩充计划暂停或放缓,对设备的需求减少,这对中国面板厂来说反而是个机会。今年Tokki设备不像之前那么难拿到,未来Tokki设备在中国面板厂的普及度会越来越高。
据了解,蒸镀机的品质关乎AMOLED面板的良率。Tokki蒸镀机是公认的中小尺寸AMOLED面板蒸镀工艺中量产经验最成熟的设备,前几年的年产能仅有四五台,慢慢提升到2017年的11台。三星在2年前独家买断Tokki蒸镀机,2017年CanonTokki扩产,LGD、京东方、夏普才拿到少量货源,其他面板厂则是一台难求。
而且,三星A3工厂采用Tokki蒸镀机,经过多年的设备调配和生产经验积累,AMOLED面板良率据称已经超过80%。京东方成都六代中小尺寸柔性OLED生产线采用Tokki蒸镀机,去年10月量产。京东方显示和传感器件事业群首席执行官高文宝对外透露,经过几个月的良率爬坡,到今年3月份时,OLED综合良率已经爬升到65%。
值得注意的是,京东方B7工厂关键生产设备和材料大部分与三星A3工厂一致,除了Tokki蒸镀机,还有蒸镀制程的关键部件金属掩膜板FMM(与柔性OLED面板分辨率直接相关),也是购买的与三星一样的厂家产品。从京东方对三星的追随路线可以看出,在关键设备和材料方面京东方不会冒任何风险,如果OLED量产出现问题,那就从技术和人员团队上找原因。这也侧面印证,在高风险的AMOLED领域,获取量产经验最成熟的设备是规避风险的有力保证。
如果三星的扩充计划不是因为苹果订单的减少而暂停或放缓,那么未来几年三星还将拿到多台Tokki蒸镀机才能满足生产需求。一台Tokki蒸镀机可满足六代AMOLED产线1.5万片基板的月产能。比如,三星A5工厂规划3年后月产能18万~27万片,A4工厂规划3年后月产能9万~13.5万片,未来3年三星每年至少需要购进6台Tokki蒸镀机。如果三星按计划行使优先采购权,LGD又跟进购买Tokki蒸镀机,那么中国面板厂的机会将会更小。而现在由于三星暂停A4、A5扩产计划,中国面板厂才有了更多机会。
近几年,中国投资中小尺寸OLED产线的就有京东方、和辉光电、天马、国显光电、华星光电、信利、维信诺、柔宇等近10家面板厂。综合群智咨询和中国OLED产业联盟数据,目前量产的仅有京东方B7、天马上海5.5代线、和辉光电上海4.5代线、国显光电昆山5.5代线。在建的有华星光电武汉6代线、京东方绵阳6代线、京东方重庆6代线、天马武汉6代线、和辉光电上海6代线、固安云谷6代线和柔宇深圳5.5代线。刚性OLED屏的良率可达80%以上,而柔性OLED屏良率则是各家的秘密。天马上海5.5代线的产能偏低,良率不高,基本上还处于量产经验的摸索中。仅有京东方对外公布了B7的良率。在这么多中国大陆面板厂中,也仅有京东方已经购进了Tokki蒸镀机。
良率提升一方面和企业的技术、人员能力有关,另一方面和关键设备也十分相关。李亚琴认为,Tokki设备的使用将增强国产面板厂的竞争力并缩小与三星的差距,对导入包括苹果在内的重点客户供应链也将有很大的帮助。如果不出意外,李亚琴透露,今年和未来几年,京东方、国显光电和华星光电都有机会拿到Tokki蒸镀机。
中国面板厂还需积累核心生产力
拿到Tokki蒸镀机有助于中国面板厂提升柔性OLED屏良率。然而,随着苹果手机对OLED屏订单的减少,手机OLED面板市场前景堪忧,中国面板厂还有必要如此积极地跟进柔性OLED面板的投资吗?
其一,智能手机采用柔性OLED屏是大趋势,其比例将逐年上升。根据市场调研机构数据,未来几年,柔性产品需求将持续上升,至2022年将占中小尺寸半导体产品市场需求的68.9%。根据市调机构FujiChimeraResearch估计,智能手机用OLED面板与LCD面板将在2019年面临交叉点,届时手机OLED面板市场规模将超过LCD面板。还有预测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出货的智能手机中将有33%采用OLED屏,而到2020市场渗透率预计达到54%。如果以2017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15亿部的基数且未来几年不增长来计算,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采用OLED屏的数量将达4.95亿片。而2018年全球能量产柔性OLED屏的面板厂只有三星、LGD、京东方、国显光电少数几家。长远看,柔性AMOLED屏需求是持续上升的。
其二,更多厂商进入手机柔性OLED面板市场,将加速OLED手机的普及。目前三星在手机OLED面板市场占据的份额超过90%,其次是LGD的份额,超过了5%。由于三星的高度垄断地位,三星柔性OLED中小尺寸面板的售价居高不下。在苹果手机中,一块OLED屏的成本比LCD屏的多了一倍。业内分析人士认为,也是由于三星OLED屏售价较高,因此iPhoneX定价较高,销量不如预期。如果有更多面板厂竞争中小尺寸柔性OLED屏市场,一旦生产上了规模,成本将很快降下来,OLED手机的普及速度也会加快。而且,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京东方B7工厂生产的柔性OLED屏报价相对三星的要少30%。
其三,柔性OLED显示是全球显示产业竞争的焦点。中国面板厂积极进入柔性OLED显示市场,与世界领先企业同台竞技,争夺更大的市场份额,提升产业话语权,是我国新型显示产业做大做强必须布下的局。由于苹果订单减少,中国厂商意外获得更多购进Tokki蒸镀机的机会,对提升手机OLED面板良率有很大帮助。
不过,中国OLED产业联盟常务副秘书长、赛迪智库研究员耿怡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良率除了与蒸镀机有关,还和很多工艺参数有关。李亚琴表示,OLED产业是复杂的系统性工程,除了设备本身,相应的调配能力和工程技术也非常重要。三星的良率高,与其十分了解Tokki设备、并进行了大幅度的修改和优化有关。中国面板厂要想有扎实、稳健的发展,除设备外,还需要花大量精力根据产线特点对设备、材料进行研究,积累属于自己的核心生产力。

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后,乐视网年报再遭问询,这已是乐视网年报连续第四年遭遇问询。
5月9日,针对乐视网2017年巨亏138亿元的“非标”年报,深交所连发33问问询乐视网。在问询函中,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的原因和合理性被提及,而是否存在调节利润的情形也被多次提及。其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合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达到108.82亿元。
此外,问询函中,深交所还要求乐视网说明公司是否可能触发净资产为负导致暂停上市的情形。截至2017年末,其净资产为6.63亿,同比下滑93.52%。
截至9日收盘,乐视网股价为4.41元,下跌3.29%。
连续四年年报遭问询:是否会导致暂停上市
乐视网9日收到深交所年报问询函,深交所要求乐视网就2017年年报补充回答33个问题。其中包括要求公司逐项列示截至2017年度,公司融资借款、经营性往来等各类负债情况,说明公司的偿债计划、资金来源及筹措安排,是否存在偿债风险以及应对措施,说明公司持续经营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说明公司是否可能触发净资产为负导致暂停上市的情形等。
2017年年报披露,乐视网净利润亏138.78亿元,成为A股“亏损王”。公司2017年年报还被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年报,一般被认为存在非常严重的问题,相关公司会被监管重点关注。乐视网已连续两年未能获得审计机构的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2016年审计机构曾围绕关联交易给出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
今年已是乐视网年报连续四年遭监管部门问询。乐视网发布2016年业绩预告时,曾声称净利润同比增长三成,但2017年4月19日的年报却表现为“负增长”,从预增到预减,深交所当时一连提出16个问题,要求乐视网就应收、预付账款及关联交易、未来业绩预测、研发费用及人员、行业数据现金流等3大类16项问题做出详细披露,其中关联交易及业绩预测是重点。
事实上,深交所从乐视网2015年财报公布后就已开始问询关联交易等内容,在当年6项问题中最后一项便要求乐视网说明与关联方乐视手机、乐视移动和乐视体育等关联交易的具体内容,并对比说明公司与非关联方交易的定价情况。在对2014年财报的问询函中,深交所列出的7项问题主要围绕具体的终端业务、广告业务、付费业务等展开。
是否调节利润被“关注”
从问询函看,关于会计师无法表示意见的事项也被重点问询。
截至2017年12月31日,乐视网对预计无法偿还的除关联方以外的部分其他单项金额重大的应收账款及单项金额不重大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计提了坏账准备。审计报告称,公司没有提供其计提比例的具体依据,亦没有提供上述剩余应收账款可回收性评估的充分依据。
问询函称,请说明公司未向会计师提供计提比例的具体依据、上述剩余应收账款的可回收性评估的充分依据的具体原因。
深交所还要求,说明预计无法偿还的除关联方以外的部分其他单项金额重大的应收账款及单项金额不重大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的明细,包括欠款方、销售的商品或服务、最近三年收入确认情况、应收金额及账龄,计提比例及其确定依据,剩余应收账款可回收的依据,并核实相关交易和应收账款金额的真实性,大额计提坏账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调节利润的情形。
早在乐视网上月公告发布之初,就有审计师表示,审计机构对已计提的坏账准备无法出具意见,可能因为企业计提坏账过多,涉嫌操纵降低当期利润,也就是俗称的“洗大澡”。
记者注意到,在连续多年的问询函中,研发投入被重点关注。据公开披露,自2010年以来,公司开发支出金额由2010年的537万元,增加至2015年的7.31亿元。而2016年度乐视网研发投入金额为18.6亿元,乐视网被要求补充披露2016年度研发人员大幅增长的原因、公司员工专业构成较2015年发生较大变化的原因。
2017年,公司研发支出资本化金额为7.06亿元,同时研发人员数量大幅减少。这被深交所要求:说明公司研发项目内容及其进展,是否满足资本化的条件,是否存在利润调节的情形。
年报问题频发,有公司被立案调查
据统计,今年以来,两市共有200多家公司年报被问询,这其中包括连遭4年问询的乐视网。
1月31日,抚顺特钢发布公告,因自查发现存在存货等实物资产不实问题申请停牌,如果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值,并且因实物资产不实问题追溯调整后公司出现连续亏损,或2017年度及以前年度净资产为负值的情况(最终以披露的年度报告为准),公司股票可能存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暂停上市或终止上市的风险。
3月21日,抚顺特钢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披违规,证监会对抚顺特钢进行立案调查。
此外,由于2017年度之前的年报问题有公司已被调查,这其中就包括惠而浦。
■焦点 是否存“洗大澡”情况?
乐视网年报问询函中,监管机构问询了33个问题,涉及多项业务的具体情况,此前业内质疑的是否在“洗大澡”的情况也被监管机构关注。
具体看问询函中的内容,包括要求说明乐视网两家子公司——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乐视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营业收入未大幅下降而净利润大幅亏损的原因,相关成本费用是否存在跨期调节;说明除了关联方之外的应收账款明细,并核实相关交易和应收账款金额的真实性,大额计提坏账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调节利润的情形。
问询函同时要求说明在2017年度公司主要业务大幅萎缩的情况下,CDN及带宽费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对比2016年度、2017年度的CDN及宽带费结算方式,说明公司关于CDN及宽带费的会计处理是否发生变化,是否存在成本费用跨期的情形。
此外,问询函还关注了研发支出、广告费是不是合理?销售费用中广告推广制作费为9.27亿元,同比增加3.9亿元,而现金流量表项目显示本报告期实际支付的广告推广制作费为1.51亿元,这被要求说明实际支付的广告推广制作费与销售费用中的广告推广制作费差异较大的原因;要求说明广告推广制作费的构成,报告期大幅增长的原因、是否存在费用跨期的情形。
大额关联交易依旧,是否为冲高业绩
关联交易此次仍是监管机构关注的重点。巨额关联交易仍然存在,乐视网对乐视智能、乐视移动等关联方的销售金额达36.99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的52.65%,关联方应收账款期末余额约为47.57亿元。
问询函要求核实乐视网向关联方销售的商品是否实现最终销售,如是,说明相关款项的流向,是否存在关联方恶意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如否,说明未实现销售的数量及原因,是否存在关联方配合公司冲高业绩的情形。问询函同时要求说明,在关联方大额应收款项无法收回的情况下,报告期继续发生大额关联交易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分析 乐视网暂停上市这次真的来了吗?
此次函文中,深交所要求乐视网说明公司是否可能触发净资产为负导致暂停上市的情形,结合乐视网目前净资产情况,乐视网是否将暂停上市引发关注。
家电行业研究人士刘步尘受访时认为,目前,用“积重难返”四个字来形容乐视网可能再恰当不过。超过138亿元的亏损,荣登A股“亏损王”,旗下业务持续处于“准休克”状态,既无造血能力,也无输血机会。如果当净资产为负时,业务层面始终无起色,退市风险是存在的。
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看来,乐视网是否会暂停上市还是要尊重法规,法律规定的暂停上市情形包括连续亏损三年、净资产为负或者是重大违法等,还要继续观察乐视网的动向,如果乐视网做不下去了要破产,那它当然要暂停上市或者退市。
值得一提的是,财新此前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接手乐视网残局后,孙宏斌曾与监管层沟通多个解决方案,但都因各种原因难以推行,而市场期望的重组方案也并不可行。目前乐视体系内部并无合适资产可装入。

5月7日下午3:10,奥林巴斯工业有限公司最高负责人小松享,通过广播向全体员工正式宣布:深圳工厂5月7日起停产停工!深圳奥林巴斯成立于1991年,至今有27年历史,鼎盛时期曾有15000人左右,不仅是奥林巴斯亚太区的总部,也是集团内最大的相机及零部件生产基地之一,目前在编员工1400人左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