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东芝主要债权银行正督促东芝推进这笔2万亿日元的出售交易,都可以通过购买此类服务体验有京东保障的售后服务

从当初的价格为王,到如今的体验制胜,将服务进行商品化销售已成为零售企业发展的趋势之一。5月7日,京东正式推出“京东服务+”项目,整合原厂服务的品牌厂商、品牌授权服务商、京东自营维修等服务商资源,向消费者提供包括安装、维修、清洗等的售后服务。此前,传统的售后服务形式一直因价格不透明、服务不规范等问题遭受消费者诟病,电商所具备的信息公开、可追溯特点,可以撬动很大的传统线下市场。但不只是京东,诸如苏宁推出的“苏宁帮客”、国美上线的“国美管家”,也均在争抢这块肥沃的土壤。业内人士提出,电商在售后市场上的争夺已成必然,但考验的核心竞争力还在于平台对资源的整合能力。
京东开始销售服务
“京东定位于未来的零售基础设施服务,将向全社会提供零售即服务的解决方案。”去年“6·18”期间,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曾在向集团员工发送的内部信中如此说过。此次“京东服务+”项目的上线,或也正是京东“零售即服务”理念的一个注解。
目前,“京东服务+”已经上线。京东方面称,“京东服务+”在京东商城首页增设了一级频道入口,消费者可以在频道中选择如安装、维修、清洗保养等服务,范围覆盖家电、手机、家居、数码、办公产品等。此外,如钟表、鞋靴保养、骑行服务、体育赛事及场馆预订等特色服务也涵盖其中。
北京商报记者登录京东官网注意到,在当前京东首页的商品类目中已经新增了“安装/维修/清洗保养”类目。其中,在安装项目中,也包括如空调、热水器等一般在电商平台购买商品即提供免费安装服务的商品。对此,京东方面解释称,不管消费者是否在京东购买商品,都可以通过购买此类服务体验有京东保障的售后服务。
“商品本身具有商业价值,但消费者需要的是实现商品的使用价值,‘京东服务+’要做的就是实现这种价值转换。”“京东服务+”负责人张宝宇表示,京东在处理日常售后工作时,收集到大量来自消费者的需求反馈,希望能像选购商品一样购买到保质保量的配套服务。“京东服务+”的上线,目的是解决当前服务行业所存在的缺少标准化、收费不透明等痛点。
拓展服务圈引客群
将服务进行产品化处理,从单纯的商品销售,到销售“商品+服务”,“京东服务+”的上线也意味着京东平台业务的拓展。在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IT行业分析师梁振鹏看来,将服务产品化已被视为家电乃至零售行业的一种趋势,而在模式成熟之后,这也将成为企业的一个盈利增长点。
售后服务市场的空间十分广阔,这是业内共识。仅就家电行业而言,根据中国家用电器服务维修协会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家电安装、维修、上门、零部件四项服务收入达2600多亿元;清洗、维护、保养、延保、集成整套解决方案等新型服务收入达2800多亿元;预计到2020年,家电服务业全产业链及跨界集群发展的业务收入将超万亿元。
尽管市场空间巨大,但在张宝宇看来,短期内“京东服务+”项目并不以盈利为目的,主要是为了满足在消费者全链条的购物体验。在他看来,“京东服务+”当前的主要价值在于提供优质的服务让更多的消费者选择京东平台,同时解决以往中小商家服务能力不足的难题。
实际上,服务类产品的盈利能力固然存在,但对于电商来说,通过提供优质的服务增强既有用户的忠诚度,甚至引导其他平台的用户迁移,这才是服务类产品在当前市场环境下亟待发挥出的作用。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早年也曾在有关苏宁帮客业务的高管会议上表示,“用户体验优于利润,要不惜代价,确保用户体验在行业中的领先地位”。就此来看,与产品本身配套的售后服务已经成为电商维系用户关系的重要纽带,甚至是平台发展的护城河。
考验资源整合能力
拓展售后服务业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电商售后服务的能力究竟如何还有待考量。就像当前的消费者网购会在不同的平台“货比三家”,对于产品服务的选择,不只是此次京东推出的“京东服务+”,同是家电零售巨头苏宁、国美也在此前就推出了“苏宁帮客”、“国美管家”等服务品牌。
有分析人士表示,家电售后服务市场此前长期存在如价格不透明、服务标准不统一等乱象,这也是传统售后服务市场一直饱受消费者诟病的原因所在。而有电商平台做背书的售后服务品牌,不仅更能获取消费者信任,对于提升行业整体的服务水平也有积极作用。
在梁振鹏看来,尽管当前很多电商都成立了服务品牌,但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还需要考量的是各自平台的资源整合能力,因为有很多服务提供商并非电商自己的员工,这需要电商企业给出更为严格的监管机制以及必要的惩罚措施。
据悉,就此次新上线的“京东服务+”而言,提供服务的服务商包括了原厂服务的品牌厂商、品牌授权服务商、京东自营维修、有维修资质和能力的POP服务商。对于服务监管的问题,张宝宇称,“京东服务+”会对服务质量和过程进行管控、监管,保护消费者权益。如在服务+购买的服务产品,价格和服务项目会经过京东商城严格审核,明码标价,服务类型与服务价目一一对应。

美国当地时间5月1日,苹果将发布一季度财报,另外按照承诺,苹果也将公布对于股东的海外现金回报计划。据外媒最新消息,华尔街金融机构近日进行了各种预测,他们认为苹果将给股东发放最少1000亿美元的海外现金“大红包”。
随着特朗普政府对美国公司海外现金大规模减税(从35%降到15%),苹果公司已经准备把全部的海外现金转移回美国。
早前,苹果已经公布了海外现金给美国经济以及苹果公司员工带来的两个大礼包:苹果今年将在美国开支550亿美元,未来将带来经济增长和就业机会,对于内部员工,苹果也公布了一次性奖金等福利。
二月份,苹果首席财务官马思群已经表示,将会逐步花光大约1630亿美元的净现金。苹果怎样花掉这些钱,引发了行业关注。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报道,华尔街分析师预测,苹果1630亿美元净现金的绝大部分将会在未来几年内回报给股东。这样,加上苹果过去实施的回报计划,在2020年之前,苹果将累计向股东回报4500亿美元。
需要指出的是,苹果将海外现金回报给股东,并非采取直接放发现金的方式。苹果将主要通过股票回购和增加分红来实施。通过股票回购,流通股数量将下降,市场供需规律将导致苹果股价上涨,股东的财富也将增加。
在库克担任苹果掌门人之后,苹果对股东实施了慷慨的回报计划,几乎每一年的四五月份,苹果总会宣布总额在300亿美元到500亿美元的股东回报计划。在下周的“股东大红包”之前,这些历史回报计划的累计金额已经达到3000亿美元。
美国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公司在近日的研究报告中预测,本周二,苹果将会宣布1500亿美元的回报计划。这意味着未来三年内,苹果将会回购价值2100亿美元的股票,支付520亿美元的分红。
该公司表示,即使对股东如此慷慨回报之后,苹果仍将拥有大约300亿美元用来进行收购。
不过,其他华尔街机构则不像摩根士丹利这么乐观。花旗集团预测苹果将会宣布增加1000亿美元股东回报,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部预测金额为800亿美元到900亿美元,将在四到五年之内实施。
二月份,苹果高管马思群在提到花光净现金时,并未给出一个具体的时间表。
华尔街分析师NeilCybart表示,苹果要花完全部的净现金,大规模增加股东回报是唯一的办法。这位分析师表示,除了现有的巨额现金之外,苹果每一年还在源源不断产生超过500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
这位分析师表示,如果按照苹果现有的股票回购和分红计划,苹果需要十年的时间才能够花掉3250亿美元的现金,因此苹果需要进行重大调整。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慷慨的股东回报福利之外,外界认为苹果在收购兼并方面显得有点保守。
目前,苹果手机、平板和电脑三大硬件全部处于下滑通道中,手机销量已经连续两年下降。在人工智能、自动驾驶、语音助手、智能音箱、AR/VR等领域,苹果目前落后于对手。
舆论普遍认为,苹果应该花费一部分海外现金,收购一些热门公司,从而弥补自身在一些创新领域的劣势。业内人士认为苹果可以收购的目标包括电动车企业特斯拉公司、以原创内容为特色的视频网站Netflix,以及电视电影内容巨头迪斯尼等。

据《金融时报》报道,银行业人士消息称,尽管有维权股东认为东芝芯片业务实际价值是出售价的两倍以上,但是东芝主要债权银行正督促东芝推进这笔2万亿日元的出售交易。
东芝主要债权银行的施压,正值这笔交易已经连续第二周未能获得中国监管部门的批准。东芝此前同意将芯片业务出售给美国私募股权公司贝恩资本牵头的财团。
根据出售协议条款,如果交易未能在今年3月31日之前获得全球监管部门的批准,东芝可以自由选择重新对交易进行谈判,或者直接取消交易。一些东芝主要债权银行的高管和顾问表示,他们已经向东芝释放出了明确信号:不希望东芝与贝恩资本财团的交易破裂。
知情人士称,东芝无意对芯片出售交易进行重新谈判,只会无限期地推迟这笔交易的完成时间。这一立场在上周得到了东芝新任CEO车谷畅昭(NobuakiKurumatani)的证实。他当时对记者表示,东芝会坚守这一立场,等待监管部门的批准,“除非发生重大变化”。
不过,背地里,东芝通过在3月底为大股东组织一场国际旅行打探他们在这一问题上的看法。自今年初以来,香港基金管理公司ArgyleStreetManagement已经开始牵头说服东芝公司,让其抓住中国监管部门尚未批准交易的机会,要么要求贝恩资本财团支付更多收购费,要么取消交易,让芯片业务上市。Argyle持有的东芝股份不到1%。
Argyle认为,东芝芯片业务并未获得最佳报价。Argyle在上周五称,该公司聘请了第三方分析师为东芝芯片业务估值,认为东芝芯片业务的估值在3.3万亿日元至4.4万亿日元(约合300亿美元至400亿美元)。
东芝在去年9月签署出售芯片业务协议,被其主要债权银行——三井住友信托银行、瑞穗银行、三井住友银行——认为是解决财务困境的最有效方案。2016年年底,东芝因为美国核电业务大规模减记而资不抵债,面临从东京证交所退市的危险。
不过,Argyle和其他反对者认为,在去年11月中旬发行股票融资6000亿日元后,东芝的财务状况已经稳定。这笔融资交易的达成,距离东芝举行特别股东大会批准芯片出售交易仅仅过去了17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