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禁售令对中兴来说,LG就提出了QLED的商标申请

国家知识产权局最近取消了LG电子对“QLED”商标备案的申请,但LG业务发言人指出,业内常用术语不能由个人或公司独家拥有。
QLED是目前OLED或先进LCD的升级产品,是采用可发光量子点半导体颗粒的下一代显示技术,但其大规模市场化应用预计至少需要五年。
早在2014年,LG就提出了QLED的商标申请,以在三星电子等竞争对手中占据领先地位,但是三星立即提出了一项投诉,要求取消该申请。
2015年LG的申请在韩国被拒绝后,国家知识产权局也取消了LG的申请。
“我们知道取消,目前,我们没有计划就此事采取任何行动,”LG代表指出。
这是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情况。实际上,三星拥有“三星QLED”商标,该品牌是基于去年推出的升级版LCD的高端电视产品阵容的品牌。
三星表示,欢迎竞争对手使用升级后的液晶电视这个词,但一些评论家仍然对将三星量子点电视称为“真正的QLED”持怀疑态度,因为他们的量子点颗粒本身不能发光。

小米有品日前上架了一款90分智能旅行箱,目前已开启众筹,众筹价为799元。据悉,这款旅行箱配有指纹解锁功能,相比传统的密码锁,解锁速度和安全性都有了大大提升,还能避免忘记密码的尴尬。这一切都听起来很美好不是吗?不过接下来笔者想要为这款号称智能和创新的产品泼一盆冷水。
这款旅行箱的尺寸为20英寸,尺寸并不算大,结合目前航空公司对于登机箱的尺寸要求来看,90分智能旅行箱的产品定位就是小型登机箱。不过大部分航空公司都规定,带电池的旅行箱并不能直接带上飞机,这样就失去了其作为登机箱的意义。官方也提出了解决方案:电池可拆卸。不过想象下在机场手忙脚乱拆旅行箱电池的画面,实在有点狼狈。
而网友的评论中,也犀利地指出了其考虑不周之处。除了航空公司的管制,智能功能是否真的有必要也成了众人讨论的热点,很多网友表示,对于旅行箱这类产品,还是更倾向于选择传统的机械锁,因为担心电池没电无法打开等问题,不会选择智能锁。
当然,这款产品也并非一无是处,官方称其采用了德国拜耳PC材质,坚固的3层复合抗压材料,加上6系加宽铝合金框,增加支撑的同时还有较高的抗压性、耐冲击性,箱体不容易变形。
这款搭载智能锁的旅行箱究竟值不值得买呢?你会花799元购买这样一款旅行箱吗?欢迎在评论中留下你的想法。

逼死中兴从来都不是美国的目的,而是一种谈判的施压手段。
推特治国有一好,政策风向早知晓。每天早上查看美国总统特朗普的Twitter,就可以第一时间了解美国的内外大事,获知总统的个人态度。这比传统媒体爆料更明确,也比政府机构官宣更快速。他的推文有三大特点:措辞简单,态度直接,怼人火爆。
中兴重现生机
或许是母亲节的关系,今天Twitter上的特朗普没有了往日的戾气。在发推祝福母亲节快乐之后,特朗普突然发了一条牵动中国人神经的推文:“中国习主席和我正在共同努力,给中国大手机企业中兴一条快速恢复业务的途径。中国失去太多的就业岗位。我已经指示美国商务部搞定此事。”
对于在绝望中煎熬了快一个月的中兴来说,特朗普这条推文无疑是救命般的天大喜讯。美国商务部4月16日宣布,由于中兴没有遵守与美国政府达成的和解协议,将对中兴实施为期七年、直至2025年的技术禁售令;期间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
即便是全球第四大通讯设备制造商,在全球科技产业全球化的当下,中兴的核心技术部件也根本不可能脱离美国科技巨头合作伙伴。因此,美国的禁售令对中兴来说,就等于一纸死刑判决书。正如中兴高层随后所说,美国的禁售令已经导致公司陷入了休克状态,业务陷入了停滞。
由于中兴违规向伊朗出口通讯设备,2016年美国向中兴下达禁售令,迫使中兴在2017年同意认罪,向美国政府缴纳12亿美元的罚金(首期支付8.9亿美元)并接受一系列整改处罚。而此次美国再度处罚中兴的理由是,虽然中兴已经改组了管理层,解雇了4名直接负责的高管,但却没有根据和解协议处罚35名业务相关员工,反而给他们发放了奖金,并对美国政府调查人员提供虚假陈述。
中兴大不能倒
十年前美国金融危机的时候,有一个热门词汇“大而不能倒”(Toobigtofail);意思是一些巨头企业,即便自己作死,政府也不能任由他们倒闭。当年美国政府出手救助高盛、摩根士丹利以及美国国际集团,为身陷破产边缘的底特律汽车巨头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提供无息贷款,都是为了避免这些巨头倒闭给经济和社会带来更大的负面冲击。
对中国科技行业乃至中国经济来说,中兴同样是一个不能任其倒闭的巨头企业。中兴是一个年营收千亿人民币、拥有八万员工的巨型企业,其产业链还涉及了数十万就业岗位;中兴是中国在5G通信时代争取全球话语权的重要力量,连续八年专利申请排在全球前三;更为重要的是,中兴是全球化最为成功的中国企业之一,其海外业务对中国政府的“一带一路”战略更有着重要的意义。
正因为如此,中国政府不会坐视中兴在美国禁售令下死去,一直在积极帮助中兴进行斡旋与协商。2016年美国首次对中兴下达禁售令的时候,正是中国商务部帮助中兴申请美国暂缓实施,从而争取到时间来达成认罪和解协议。
此次美国商务部再次处罚中兴之后,一度强硬表示“绝无和解可能“,也让外界曾经以为中兴大限将至。但此次特朗普的推文声明显示,在中国政府和领导人的关注与帮助下,在美国总统的指示下,美国商务部最终还是会改变立场,给予中兴再次和解的机会。中兴或许会再度缴纳罚金,或许会接受其他惩罚,但至少有望解除禁售令,采购业务所需的核心部件,让企业重新回到正轨。
中美利益博弈
为什么特朗普会要求美国商务部对中兴网开一面?中兴也是美国市场第四大智能手机厂商,在美国也有数百个合作伙伴,创造了上万个就业岗位。从这个角度来说,赦免中兴确实有利于美国的利益与就业。不过,显然特朗普不会因为这个因素就要求美国商务部改变立场,否则当初就不会对中兴实施绝杀令。
实际上,绝罚中兴原本就不是美国的目的,而是一种谈判手段和姿态。中兴前高层的确犯下了诸多愚蠢错误,违反禁令私下出口伊朗,还被美国拿到了确凿证据,但美国商务部在一年前已经重罚中兴8.9亿美元和要求诸多整改措施之后,在今年4月中旬又以没有处罚35个员工的理由再次处罚中兴,显然与3月底开始的中美贸易战大背景不无关系。
特朗普政府在4月初提出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500亿美元惩罚关税,并因此遭致中国回以500亿美元的报复关税。虽然看起来贸易大战一触即发,两败俱伤并不是经商快半个世纪的商人特朗普的真正目的。以威胁和摊派的强硬手段施压中国政府在市场准入和进口关税方面作出让步,在谈判桌上达成一致减少中美贸易巨额顺差,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中兴只是在不恰当的时间,给美国政府提供了一个看似正当的施压棋子。
然而,高通也给中国政府送上了一个交换筹码。高通斥资400亿美元收购恩智浦半导体的交易,目前只需要中国监管部门批准就可以完成。但由于第一次交易审批遭到中国商务部否决,高通错过了原本的交易完成时间,不得不再次向中国商务部提交材料。如果再次遭到中国否决,无法在7月完成交易的话,那么高通不仅会错失这个重塑半导体行业格局的大好机会,还需要向恩智浦赔偿20亿美元的违约金。
中美共同利益
特朗普曾经说过,他不认为中美之间是贸易战,这只是双方的贸易谈判。过去两周时间,中美贸易官员一直在进行密集谈判。虽然目前双方要求差距较大,还没有达成一致,但双方都很清楚,谈判或许才是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最好的选择,问题只在于双方以何种条件达成一致。
不过,特朗普也清楚,在贸易问题上施压中国的同时,他在诸多国际问题上依然离不开中国,尤其是近期的朝鲜问题与伊朗问题,都需要和中国继续保持良好关系。朝鲜与美国近期之所以能够筹划领导人峰会讨论核问题,离不开中国协助美国通过经济制裁的手段施压朝鲜接受谈判。4月底宣布有望与朝鲜谈判的时候,特朗普也不忘在Twitter上公开感谢中国领导人。
上周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2015年达成的联合行动总体计划,希望以全面经济制裁逼迫伊朗重新商谈废核条件。但伊朗核协议的参与方除了美国,还有其他四个常任理事国、德国以及欧盟。要想迫使伊朗重新回到谈判桌,美国还需要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的支持。
大国外交,没有永远的朋友或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同样适用于中美关系。两国存在着诸多经贸利益冲突,但也有更多的共同利益与合作领域,包括关键的外交问题。此次特朗普公开要求美国商务部放中兴一条生路,显然是因为目前美国与中国达成了更多一致,美国愿意应中国政府的要求,放过中兴这枚原本的施压棋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