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称融合了人工智能技术的智能电视,对于使用华为设备的运营商

近日,《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正考虑制定一项新规,进一步限制华为公司的美国业务,使得小型、农村地区运营商更加难以购买华为的电信设备
FCC此项举措标志着美国针对华为等中国公司的限制措施升级,是中美贸易战升温的体现。
按营收计算,华为是全球最大的无线设备制造商。美国电信运营巨头AT&T和其他大型运营商一直避免使用华为的设备。特朗普政府称,华为等中国公司的电信设备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
对此,华为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
2018年CES期间,华为原计划宣布与AT&T达成销售华为Mate10系列手机的合作协议,但因为受到各方压力而被迫取消。此后,美国另一大运营商威瑞森终止了所有华为手机的销售,百思买也宣布停止在美国销售华为手机。
据华为对外披露的信息,全球TOP50的运营商中有46家都在使用华为设备,使用范围覆盖170余个国家的企业与消费者。华为称其在美国销售的产品已经达到了安全、隐私方面的最高标准,并通过了FCC的认证。
上述知情人士称,根据FCC的提议,对于使用华为设备的运营商,FCC将对他们获得的补贴给予限制,阻止他们从电信服务普及基金获得补贴。该提议旨在阻止所有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从电信服务普及基金补贴中受益,包括华为和中兴通讯。
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于2017年12月签署禁止国防部核武器系统使用华为和中兴的设备。针对美国国会议员对于华为可能会扩大美国业务的担忧,FCC主席阿基特·帕伊上周在致信国会议员时称:“我可以向你们报告,我打算在近期主动采取措施,确保美国通信供应链的可靠性。”
知情人士表示,FCC最快于下周一公布该项提议,但也可能会推迟或搁置这一计划。

2017年可以说是人工智能开始深入进入各个行业不同领域的发展元年。搭载人工智能技术的产品纷纷面世,家电行业更是如此。号称融合了人工智能技术的智能电视,正试图成为家庭交互终端的入口,并剑指智能家居的核心终端。
前不久的AWE2018中国家电及消费电子博览会上,拥有人工智能元素的产品和机器人,吸引了全球关注。而不少人工智能电视更是成为焦点,包括长虹、海尔、TCL、暴风在内的诸多产品中,语音识别、人工交互等功能更强大。甚至可以说,人工智能技术已然成为电视机的标配。
除了用语音、纹识别和语义识别等,达到与电视的智能交互,人工智能电视的目标和野心还格外宏大。不少电视企业设计人工智能电视的初衷,强调的就并非独立功能,而是通过植入智能模块,将操作系统扩展为整个智能家居操作系统。也就是说,人工智能电视的目标是成为家庭交互终端的入口,并最终成为整个智能家居生态体系的核心终端。
因此,很多企业人工智能电视的套路是这样的:通过遥控器的语音指令实现诸多综合性功能:比如可以调节空调,操控智能门锁、智能窗帘、智能洗衣机、智能空调、智能空气净化器及智能冰箱等等;再或者是有些人工智能电视产品则搭载更强大的智能系统,在电视机中安装相应的软件和程序,与家中智能设备实现联动。
那么,是不是说人工智能电视已经拥有称为智能家居终端的特质了?其实不然。因为人工智能技术本身就是一个长路漫漫的研发过程。据据《纽约时报》报道,到目前为止就算再先进的机器人,可能会有一些“普通常识”下的模拟行为反应,但是却很难拥有10岁儿童的常识分辨能力。也就是说一旦面对突发状况,根本无法一点也不“智能”。
抛开人工智能技术发展不成熟的问题,电视机本身也缺乏成为智能家居核心的必要条件。在日常生活中,电视机的开机率和开机时间都有限制,而且受限于智能协议标准不同意,软硬件接口多种多样,很难保证可以无缝链接所有智能设备。
如果单就智能化发展程度,家庭各设备的操控现状来看,最方便的还是语音的直接交互,甚至连手机APP都开始成为累赘。而且就算与相对成熟的智能音响比较,人工智能电视成为智能家居核心的可能性也小了很多。
所以对智能电视的发展而言,企业与其把心思放在构建产品生态圈上,不如更多的应用在电视机各种便利性功能的创新上。语音互动、人脸识别等人工智能技术,如何更好的与产品融合,打造新的体验,才应该是电视企业当前最重要的议题。

日前,有消息称,腾讯阵营中的沃尔玛、步步高相继已禁用支付宝,仅支持微信支付。有趣的是,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近期发言表示,腾讯近期在零售业的大肆扩张,是为了让微信支付能够跟越来越多的线下商家联系在一起。

马化腾在谈到智慧零售时表示,“很多人说你们这几个月花这么多钱去买零售,我发现没有一个公开评论是到位的。”马化腾称,现在很多零售店都在用腾讯的方案,很多中间服务商也在利用这个工具来给小企业提供服务,“为什么我们的方案更加开放?我们看重的点,是希望微信支付能够跟越来越多的线下商家联系在一起,第一个是提供这种服务;第二个就是云,如果我们联系的好,会给云带来更多商机;第三个是广告,未来用数字化的方式。”
腾讯公司公关总监张军今日在微博表示,其实现在任何一个第三方移动支付,都还处在跟商家沟通、推广接入的过程,接入与否主动权基本上掌握在商家手里。如何选,商家会有自己的考量,任何一个第三方支付工具,都只是零售变革的参与者和助力者,而不是主导者,所以没有能力也不可能对商家做任何的干涉。
步步高相关负责人就停用支付宝一事回应称:“关于禁止使用支付宝的说法不准确,步步高在这以前就只有少量门店试验性接入支付宝,并不是全部门店使用,现在依然还有业态和门店仍在使用支付宝。同时,支付宝的合作方式太强势,它只作为一级入口,它不接受双向接入,我们无法接受这样不公平的合作。”
虽然步步高方面透露出的是和支付宝在合作细则上存在争议。但这次事件实质上还是“腾讯系”和“阿里系”掀起了新一轮在用户、数据、流水方面的争夺战。步步高拒绝支付宝可能有后者过于强势的因素,但根本原因还是步步高、沃尔玛属于“京腾系”。
2016年6月,沃尔玛与京东宣布达成深度战略合作。目前,沃尔玛是京东的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达12.1%。与此同时,拥有微信支付的腾讯是京东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1.25%。入股京东后,沃尔玛成为腾讯新零售阵营中的一员。
2018年2月23日,步步高与腾讯、京东就智慧零售等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成为“京腾系”一员。
值得注意的是,沃尔玛和步步高都提到将与腾讯进行“深度合作”。步步高相关负责人透露,步步高已经与京东、腾讯建立了一个专门的团队,将进行包括支付在内的更深层次的合作,具体内容将于未来公布。
显然,沃尔玛、步步高与京东、腾讯如今在同一战线上。
其实,竞争早就已经开始了,大大小小零售线下实体店都在选边站,沃尔玛和步步高的体量大,所以才被媒体关注。在京东商城的线上支付可选项中,除了京东自己的京东支付,就只有银联支付和微信支付,从来就没见过支付宝的身影。
在部分专家和法律人士看来,沃尔玛、步步高的行为实属正常的商业竞争,支付宝也并未被剥夺反击的阵地,比方说阿里旗下的盒马鲜生目前就仅支持支付宝。商家有权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支付渠道,反过来,支付宝也可以选择“封杀”商家。零售专家丁利国表示,支付宝可以要求旗下或参股的零售店限制微信支付。
今年以来,新零售大战愈演愈烈,AT密集投资线下零售业。就在线下阵营纷纷战队之际,移动支付也正陷入二选一的风波。此前,“二选一”还仅限于自家平台内,比如,阿里旗下盒马鲜生不支持微信支付,京东在推出钱包业务之后也停用了支付宝。
但目前的竞争已经影响到消费者了,不少网友纷纷在微博上抱怨只有一种支付方式,选择权被剥夺了。
相关人士表示,两大阵营已经壁垒分明。微信支付及其背后的腾讯,支付宝及其背后的蚂蚁金服、阿里都有着各自的优势,也都建立起了各自的生态圈,在如今对线下支付场景争夺不断深化的情况下,不排除两家彼此间的这种排他性竞争会愈演愈烈。未来零售业或许将形成华东地区以支付宝为主导,广东、深圳地区以微信支付为主导的状态。从零售到单车,从国内到国外,两大阵营有足够的领域和空间进行发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