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去年开始销售基于ARM技术的服务器芯片Centriq,产品乱价格、市场乱窜货、渠道乱竞争

5月8日消息,据彭博社报道,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最大的移动电话芯片制造商高通公司正准备放弃为数据中心服务器开发芯片,此举旨在打破英特尔公司在利润丰厚的市场上的垄断。
这位知情人士说,这家总部位于圣地亚哥的公司正在探索是关闭该部门,还是为该部门寻找新的所有者。该部门正在研究如何将ARM的技术引入服务器核心芯片市场。ARM是英特尔在开发半导体设计方面的唯一竞争对手之一,其体系结构主要用于低功耗产品,如智能手机。
高通公司是ARM设计在计算市场高端的最大支持者,在计算市场中,单个芯片的售价高达数千美元。多年来,芯片制造商一直在努力为大型数据中心的所有者(如Alphabet)的谷歌和亚马逊的网络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等公司提供运行这些中心的处理器,试图打入一个由英特尔主导、市场份额约为99%的业务。
高通发言人拒绝置评。高通公司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在上个月的盈利报告中对分析师表示,高通公司正专注于非核心产品领域的支出削减。
服务器在企业网络中处理数据,充当互联网的骨干,从出货量来看,服务器的市场规模比电话和个人电脑小得多。但是芯片制造商能够为运行它们所需的高性能部件收取的价格使市场具有吸引力。
高通去年开始销售基于ARM技术的服务器芯片Centriq
2400。当时,三星电子表示,基于能效和成本,三星电子制造的芯片比英特尔至强白金8180处理器的效果更好。在去年11月服务器芯片系列的公开发布会上,微软等潜在客户上台表达了对该产品的兴趣。自那以后,高通一直对其进展保持沉默。
放弃这一努力将节省高通公司设计半导体行业生产的一些最昂贵芯片的成本,同时也将背离高通公司降低对移动电话部件市场放缓的依赖的目标。高通管理层今年1月向投资者承诺,该公司将削减10亿美元的年度成本,以提高盈利能力,作为抵制博通公司恶意收购的努力的一部分
高通之所以胜出,是因为美国政府在3月份决定,拟议的交易构成了安全风险。投资者一直在与潜在的收购努力并肩前进。

赋能是个什么鬼?为什么今年成为热门词汇。在家电行业,富士康、海尔、美的等制造商都在搭建自己的赋能型平台。渠道商呢?也没闲着,纷纷大搞品牌孵化。无论是京东以战略首发、持续曝光的“新星计划”,还是苏宁易购强调“智慧快消”的开放型孵化器,亦或天猫为手工艺人打造的2018“中国匠人”计划,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就是跨界和赋能成为当下中国家电产业升级的新思路。
在笔者看来,赋能型平台和品牌孵化的出现,首先是组织方式的变革。在人工红利开始消退,中国制造业正在步入后工业时代,固定场所和时间的传统企业组织方式被松散,合作式组织开始盛行。原因在于,后工业时代的典型标志就是人才逐渐成为生产要素中最重要的部分,只有在自主和自我驱动的状态下才能拥有最大的创造力。
这意味着未来的组织方式,对外必须能够对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做出更快速的反应,对内又必须能够持续激发精英员工的内在动力并在工作中持续为他们赋能。基于此,无论是制造龙头赋能还是渠道大鳄的孵化,都是通过平台化、扁平化的合作方式,快速提升被赋能者能力,这种合作方式可以极大地激发其创新能力和创造积极性,实现双方利益共赢。由此也可以看出,面对消费升级家电企业供给侧改革已经由产品上升到了产业运营,未来或将迎来更大的变革。
其次,赋能型平台和品牌孵化是另一条全新的产业升级路径。在“工业4.0”和《中国制造2025》逐渐成为工业化转型的国家战略后,智能制造一度成为家电业务之后的“第二跑道”。但刚刚过了两年,在迎接产业升级的路上,产业赋能、品牌孵化又开始风华正茂地走出了截然不同的升级路径。
笔者认为,智能制造的本质是,让彼此关联的数据发挥大脑价值,实现下游推动上游的柔性生产链条,其核心是数据和技术,解决的是生产效率和服务效率的问题。而产业赋能和品牌孵化更加强调的是组织方式的变革,充分利用互联网解决供需方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从而实现跨界合作,借助优势互补,实现双方盈利。具体而言,对于家电业务来讲,智能制造是帮助产业解决问题,而产业赋能和品牌孵化则打破了产业的界限,通过创新组织方式,企业巨头只要拥有强大的资金、产业链、销售能力或渠道能力就可以与不同行业实现合作,叩开更多跨界领域的大门。
第三,赋能型平台和品牌孵化是“新零售”概念下消费市场的新风口。这种变化,也使得在微观消费领域正在发生着新的变化,正在重新定义品质升级的消费路径。换言之,在知识和创造力时代,创造出真正需求的产品和服务者成为生产和服务的主体。而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品质消费需求提升,人既是消费的主力,又是生产的主体。多元化、个性化消费需求也开始影响生产端的组织方式、生产结构和营销模式。
例如,海尔集团的“人单合一”,即顺应互联网时代“零距离”和“去中心化”“去中介化”的时代特征,从企业、员工和用户三个维度进行持续动态变革。而互联网带来的“分布式”意味着资源不局限于企业内部,也可是企业与企业之间,行业与行业之间的合作共赢,这种方式更有利于其快速抓住微观消费特点,并实现战略决策的快速响应和落地,这本身来讲就是一种赋能型创新。
总之,我们期待更多赋能型企业走向舞台中央,向外界展现变革的新思维;我们也渴望越来越多的赋能型案例出现我们身边,并日渐成熟;我们更期待中国家电业可以自我驱动、自我赋能,在充满机遇与挑战的2018年,披荆斩棘,创造更大价值。

对于2018年的中国家电市场来说,怎一个“乱”字了得?笔者以为,在一个动荡而多变的家电产业后互联网时代,以产品乱价、渠道乱局为代表,乱字将成为今年家电市场的关键词,也成为今年家电市场最大的隐患。
在经历2018年第一季度的市场跌宕起伏、需求低迷、出货下滑之后,家电市场的“产品乱价格、市场乱窜货、渠道乱竞争”局面再次出现,并且愈演愈烈。超出很多家电厂商的预期,更让一大批的微小渠道经销商和家电工厂感到担忧。
其一:市场乱价再次搅局家电市场。虽然在产品高度同质化的背景下,家电厂商之间竞争的唯一手段,就是价格的便宜。但是,今年以来,同一家企业的同一款产品,在同一区域市场上,竟然出现多种不同的价格体系,“没有最低、只有更低”的局面,造成家电厂商之间矛盾升级,持续恶斗不断。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一些家电企业在渠道扁平化,以及电商持续冲击下,砍掉代理商全面零售化后引发渠道乱价趋于白热化,矛盾在加剧;
其二:乡镇产品窜货乱象持续加码。作为市场乱价的附属品,市场窜货在今年以来已经公开化,并且走向正规化。过去,很多家电厂商对于窜货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海尔、格力、美的等大企业虽然也在严打,却很难彻底堵住窜货的漏洞。如今,很多家电厂商迫于市场经营压力,将窜货已经作为弥补空白市场、开拓新兴渠道,以及持续压货的重要手段;特别是大量的中小企业,似乎想通过窜货搅局,然后再浑水摸鱼。
其三:渠道蜂拥而至引发竞争的乱局。家电厂商作为一线市场的主角,相互之间既是合作关系,也是利益主导下的博弈关系和争抢关系。这只是市场乱局的诱因之一。另一个主因则是越来越多的渠道商层出不穷抢夺一线市场,引发的电商、连锁商、大卖场,以及传统的家电代理商,还有来自净水、五金、暖通等行业的新兴渠道商,井喷式在一线市场引爆,造成蛋糕不大,但各家乱抢。
其四:消费需求的多样化和多变化。由此带来一线家电市场的整体竞争态势更加复杂多变。消费作为家电市场竞争的主体,从过去30多年来解决“有没有”之后,如今开始进入“好不好”的新通道之中。那么,在好的标准,好的体验,以及好的体系上,还需要一个持续裂变的过程。在这种背景下,必然引发不同家电厂商之间的抢夺更加激烈和多变。很多家电厂商单纯的以价格定高端还是低端,却忽视价格背后的产品、服务和体验等因素。
从产品的同质化,到价格的低价化,再到渠道的多头化和需求的多变化,最终汇合起来共同成就2018年中国家电市场的最大隐患:乱象频生下的乱局不断。对于众多家电厂商来说,不是在乱局中引爆崛起,便是在乱局中消失殆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