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东芝仍将拥有东芝记忆体40%的股权,另一家遭遇乐视拖欠款项的数字媒介厂商称

据外媒报道,印度传媒公司“麦迪逊传媒集团(Madison Media
Group)和国际广告公司“李奥贝纳”(Leo
Burnett)均已对乐视提起诉讼,指控乐视未能按期偿欠款。
两家公司在各自的起诉书中称,乐视未能按期偿还2016年1月至12月期间的欠款。其中,麦迪逊传媒集团在中国香港法庭提起诉讼,指控乐视拖欠3.9亿卢比(约合3987万元人民币)的费用和利息;而李奥贝纳则向印度孟买高等法院提起诉讼,指控乐视拖欠2650万卢比(约合271万元人民币)的费用。
麦迪逊传媒集团董事长萨姆·巴尔萨拉(Sam
Balsara)称:“之所以在香港提起诉讼,是因为乐视香港公司和乐视印度公司向我们提供了银行担保。香港的司法程序进行得较快,我们希望法庭明年年中能做出符合我们诉求的裁决。”
巴尔萨拉还称,之前所有媒体合作伙伴一直都很有耐心,乐视的例子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个教训。他说:“对所有人来说这都是一个教训,千万不能从财务状况模糊的客户取得银行担保。”
之前,麦迪逊传媒集团旗下有三家公司为乐视提供服务。巴尔萨拉说:“我们不仅购买传统媒介,同时还为其购买数字和户外媒体渠道。在乐视拖欠费用后,我们从去年8月起停止所有的广告服务。”
至于李奥贝纳的起诉,该公司一名高管已证实了该消息。去年1月至8月间,乐视在印度市场每月的广告和营销开支在5亿卢比至8亿卢比(约合5117万元人民币至8187万元人民币)之间。
另一家遭遇乐视拖欠款项的数字媒介厂商称:“在烧完现金、母公司陷入资金链危机后,乐视就从印度消失了,留下了已经到期的欠款。一些厂商已将乐视起诉至法庭,还有一些在尝试联系乐视。”
对此,乐视法务部一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但她表示:“我们没有关闭在印度的运营。”
有业内人士称,乐视在印度拖欠费用的行为,已经让一些厂商和媒体高管对中国其他智能手机厂商的信用产生怀疑。
一位电视广播公司的广告销售高管称:“当前,Vivo、Oppo和小米等中国智能手机在广告和营销上的开支巨大,但他们的信誉在哪里?虽然他们怀揣着巨额预算而来,但怎样才能防止他们关闭店面而离去呢?如果未来两年有更多类似的公司离去,我丝毫不会感到意外。”

东芝公司计划向海外投资者增发价值54亿美元的新股,以凑足避免被退市摘牌所需的大部分资金。这项火线达成的交易既凸显了东芝财务底气不足,也说明了它的芯片部门仍然是有吸引力的。
作为东芝的旗下资产,美国核反应堆制造商西屋电气的破产让东芝背上了数十亿美元的债务,因此东芝必须赶在本财年也就是明年3月之前填平财务的大洞,否则就要面临退市摘牌的危险。而东芝作价180亿美元出售其芯片部门的交易却旷日持久却波折不断,这也意味着东芝拆掉的这座“东墙”还暂时补不了“西墙”。
此次增发决定是在上周日的董事会上决定的,增发额约占东芝股值的35%,增发对象含30余个海外投资者,包括三点对冲基金、绿洲管理公司和博龙资产管理公司等知名机构都将参与其中。
由于东芝在2015年的会计丑闻后被拿下了东京证交所的观察名单,导致日本国内机构难以再对其进行投资,因此此次增发交易是由高盛公司操刀的。
在部分海外投资者看来,就算全球第二大NAND芯片生产商东芝记忆体出售给由贝恩资本领衔的财团的交易失败了,此次认购东芝新股也仍然是一笔值得尝试的投资。
如果东芝记忆体的出售交易最终解决了一系列法律问题并得以实施,那么东芝仍将拥有东芝记忆体40%的股权,因而也就可以对其进行再投资。
“3月份以后,东芝要么保留了40%东芝记忆体的股权,并且多了很多现金在手上;要么它还将继续拥有一项非常不错的业务。”一位参与了此次新股发售的投资者表示。不过这名投资者拒绝透露身份,因为他所在公司的投资细节尚未公开。
东芝计划增发22.8亿股新股,每股价格为262.8日元,发行价比上周五收盘价低10%。
此举将导致东芝的每股收益被稀释达54%之多。不过消息一出,东芝股价却仅仅下跌了5%,收于275日元。这首先是由于公司退市的危险已经基本上解除了,其次也是由于外界已经预见到了东芝将进行资本融资。
由日本“股神”村上世彰的前同事们创办的新加坡Effissimo资本管理公司将凭价11.34%的股权成为东芝最大的股东。Effissimo拒绝对其投资东芝一事进行详细评论。
在此次交易中,东芝公司还要付给高盛、国内经纪商和律师等总额为260亿日元的高额费用。
除了增发新股外,东芝还打算通过出售西屋电气所有权获得的税收冲销,来填补7500亿日元的资本缺口。东芝公司还表示计划出售与西屋电气相关的其他资产。
今年9月,曾有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表示,西屋电气正在与一家名叫PJTPartners的投行接洽出售的事。
该消息人士当时还表示,黑石集团和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已经强强联合,力争买下西屋电气。而博龙资本则正在与美国核电站零部件供应商BWX科技公司就联合收购展开商谈。
由于东芝记忆体的最终买家迟迟无法确定,因此在3月底前,东芝的这笔交易很有可能无法获得反垄断机构的放行。
东芝的芯片业务合资伙伴西部数据公司此次在拍卖中被踢到了一边。该公司也公开表示,没有它的许可,东芝的任何单边交易都不作数。该公司甚至请求一个国际仲裁法庭强行叫停这笔交易。
东芝则要求西部数据公司撤诉,以此作为允许其投资东芝的一条新闪存生产线的条件。
据熟悉内情的消息人士称,上周,这两家公司在美国进行了谈判,以就此事进行和解,但双方仍未就细节达成协议。
法国里昂证券分析师克劳迪奥·阿里托米指出:“之前东芝可以说是被西部数据公司拿枪指着,因为东芝正面临着摘牌的风险,所以西部数据公司才如此咄咄逼人。但现在东芝的摘牌风险减退了,所以谈判的天平又开始倾向东芝这边了。”

大润发母公司高鑫零售引入阿里投资,被看做是传统零售商自身变革缓慢、不得不寻求他救的象征。实体零售商前些年因电商平台的流量洗劫,衰败者不胜枚举,尽管它们的独立线上业务尝试从未停止,却从未获得真正的成功,如沃尔玛的1号店、大润发的飞牛网等。有分析认为,传统实体零售企业缺乏互联网思维、经营模式老化,在自建电商、门店升级等方面力不从心,种种试水失败后,引入第三方资本合作或技术支持已逐渐成为更多实体零售商的选择。
自建电商路坎坷
传统零售商的电商业务几经波折。在联姻阿里之前,高鑫零售独立运营围绕飞牛网展开的电商业务已经有三年多,烧钱10亿元以上,然而在2016年财报中,飞牛网仍亏损0.63亿元,并曾在2014年亏损约1.62亿元,2015年亏损约1.75亿元。早在2011年,沃尔玛也开始独立电商业务的尝试,通过全资持有1号店,试图将其打造为沃尔玛的线上商场,但是几年下来也一直没摆脱烧钱亏损的局面,终于在2016年以“1号店卖给京东”宣布了自建电商之路还是行不通。
麦德龙超市虽然于2015年就完成了全国店铺的网上商城建设,为各地消费者提供O2O服务,但还是在随后不久入驻了天猫国际跨境电商,并在2016年4月入驻天猫超市,使用天猫超市的仓配系统。商超在建立电商平台似乎还有不甘心放弃者,家乐福较晚加入自建电商大军,进度也稍显缓慢,其自建电商于2015年4月才在上海地区公测,2016年开始才陆续开通北京、成都等城市的网上商城服务,目前还没有实现所有实体门店的接入。
中国社科院财经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认为,国内传统零售商对电子商务的反应太过缓慢,缺乏流量意识,已经错过了电商的培育期,现在网络零售市场已经被几家平台垄断,后来者几乎没有空间。另外,大部分国内实体零售企业在过去基本采用联营模式,自身缺乏经营意识,在数据分析能力、供应链管理能力、会员服务能力等方面都没能形成优势,发展线上业务以及打破它们固有的业务流程、门店作业习惯、思维模式较为困难,所以很难成功。
出钱出力不讨好
早在2014年,天猫、京东、苏宁等巨头就已经全部涉足自营超市业务,在供应链、物流配送等方面纷纷下了血本投入,而实体零售商的线上业务由于起步较晚,要重新建立物流体系和配送网络,成本高昂。此前家乐福为了配合电商业务就进行了大幅架构调改,狠心砍掉入华20年来形成的24个城市商品采购中心,合并成6个大区采购中心并建立物流配送中心。
如此大投入和高风险,并不是每个实体零售商都有魄力和能力承受。超市发副总裁赵萌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超市发在电商业务尝试和技术上的投入一直比较谨慎,一方面是由于超市发本身门店增长情况不错,门店发展空间还很大。另一方面,单独一个商家做电商平台,在推广、运营方面太费力。目前超市发的线上业务主要为接入外卖配送平台,如果要做线上线下全体系打通,在财力、人力上投入量级很大,而且技术迭代速度很快,因此对于新技术超市发目前还是选择先在门店试水,再根据具体情况一步步推进。
多点Dmall合伙人刘桂海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传统零售商所面临的竞争对手变了,打法却没变。过去,对于传统零售商来说,竞争对手主要是周围3公里的店铺,只要在这个范围保住优势就能很好地存活。但是电商的业务是面向全国市场,已经超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直接变成传统零售商的最大竞争对手。而且用户在各个平台的迁移成本很低,头部电商由于对人的管理有深刻理解,注重产品体验,在App、网络商城的技术迭代、用户体验、价格等方面都更有优势,传统零售商从区域“王者”变成了区域“矮子”。
刘桂海认为,大部分传统实体零售商的管理集中在“货、场”,缺乏对“人”的关注。传统零售商的原有流程、技术体系、信息化改造基本都是围绕商品、门店去做,在会员方面的积累却远远不够,对于顾客的流失原因、流失方向都不够敏感。刘桂海表示,由于实体零售门店本身资产很重,租金、运营等方面都需要大量成本,若要做出能与电商巨头抗衡的质量和用户体验,势必要承担更大量级的投入负担和风险,以多点为例,多点在近两年已经投入了近10亿元,这即使对于零售巨头来说也不是谁都敢轻易挑战的。
借力第三方成趋势
自建电商之路碰壁后,大部分实体零售商已纷纷寻求与第三方合作。阿里入股高鑫零售后,将向高鑫零售旗下的欧尚及大润发店铺提供阿里的业务模式和网上平台,双方的后台数据实现共享,综合系统及POS硬件进行对接,大润发与欧尚的业务将通过利用互联网技术和阿里体系中的流量增加实际的业务效益。沃尔玛将一号店资产卖给京东换取了京东5%的股份,后又多次增持,双方的合作也在资本联姻后展开,目前,沃尔玛在中国的电商布局主要包含沃尔玛自建的沃尔玛App、山姆会员商店网上商店,以及在京东商城的5个旗舰店,另外,沃尔玛门店的O2O服务也已全线交予京东到家。
对于资本、体量有限的区域商超企业来说,借力第三方更是大趋势。赵萌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超市发目前在部分店铺正尝试推广第三方平台“惠豆App”,后者可为超市发提供电子会员管理、促销打通等服务。北京物美超市与第三方服务平台多点Dmall的合作进行了两年也已初见成效,一方面多点对物美门店进行新零售改造,提供商品管理建议、开通秒付功能、推出自由购、打通会员体系、建立仓配售一体化系统等,另一方面多点还承担了物美超市的O2O业务。另外,武汉地区的商超龙头武汉中百也于11月初与多点展开了合作。中百集团董事长张锦松表示,传统零售业的O2O尝试做了很多,从七八年前就已经开始,但是效果一直不好,中百作为传统零售企业,没有这个基因,根本做不起来,行业内也已经建了很多类似的平台,烧了很多钱但是效果不理想,所以中百才选择了与多点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