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成整体的推广节奏较为缓慢,三星手机在中国城市地区的份额依旧排名第六

作为全球智能机市场份额的第一名,韩国三星电子在中国市场和全球市场俨然冰火两重天。
12月5日,调研机构Kantar Worldpanel
ComTech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份的三个月中,三星手机在中国城市地区的占有率下滑至2.2%。这个数字比其2013年第二季度曾取得的20%的顶峰市场份额,缩水近10倍。
身受苹果与国产手机的两头夹击,三星电子在中国市场的颓势并非一蹴而就。三星电子也一直在力图重振中国市场。但历经换帅、组织架构调整、企业本土化等措施,三星电子的手机业务为何在中国市场依旧难有起色?但对于三星电子来说,下滑的手机业务或许并不是其当下的燃眉之急。
中国市场“冰冻时分”
三星一直在中国市场推新。今年以来,三星陆续在国内发布了GalaxyS8国行版、GalaxyNote8国行版两款全视曲面屏智能旗舰手机。三星的Bixby中文版人工智能平台也刚刚在国内发布。
但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却一路下滑。
同样来自Kantar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三星手机在中国城市地区的份额为3.3%,排名第六。而在2016年第一季度,三星手机在中国城市地区的份额依旧排名第六,但市场份额却是8.6%。
而今年11月,另一家调研机构StrategyAnalytics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三星在中国智能机市场的份额为2%,排名第九。它预计三星今年第四季度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将进一步跌至1.6%。
三星电子高层对中国市场也格外重视。
在今年9月13日举行的GalaxyNote8的中国发布会上,到场的三星移动终端总裁高东真表态不会放弃中国市场,不仅不会放弃,反而突出重围恢复几年前的辉煌。
有消息称,在全球举行的GalaxyNote8发布活动中,高东真仅出席了中国和韩国的活动。由此也可见三星电子对中国市场的重视。事实上,在9月12日于韩国三星总部举行的媒体日活动上,高东真曾表示,中国是三星电子无线事业部经营的最重要的市场之一。而他在9月13日的采访中还称,“今年以来,我每个月都来中国,去到北京、上海、南京、长春和沈阳等地。”

2015年吴晓波的《去日本买只马桶盖》被疯狂刷屏。于是,一篇本意探讨中国制造品质升级的文章,却无意间让事件的配角智能马桶盖名声大噪。然而,细观近三年智能马桶盖市场的发展轨迹,虽然整体保持了上升态势,但增长幅度不及预期。那么,目前阻碍智能马桶盖爆发式增长的主要症结在哪里呢?
笔者认为有以下四个方面: 产品安装和使用环境受限制
马桶周围无电源设置,在环境上限制了智能马桶盖的普及。智能马桶盖是电器产品,厕所有电才可以使用。很多家庭在装修时都没有预留插座,需要进行重新布线,造成工程的繁琐,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美观。
消费理念和习惯还有待培育
智能马桶盖虽然在日本普及率非常高,但在我国的消费者来说仍需要较长时间的理念和使用习惯的培育。智能马桶盖价格高于普通马桶盖,很多消费者对于是否花重金打造厕所产生怀疑,尤其是改变自己多年来的如厕习惯,更是极为谨慎。智能马桶盖作为体验感极强、使用黏性较高的品类,目前最有效的传播方式是人际之间的口碑传播,造成整体的推广节奏较为缓慢。
规范体系缺位,性能仍需完善
对于智能马桶盖安全隐患的舆论声音层出不穷。2017年4月24日,国家质检总局官网通报2016年电子商务智能马桶盖产品质量国家监督专项抽查情况。报告显示,29家企业生产的30批次产品,不合格产品检出率为50%。智能马桶盖水加热、暖风烘干、坐圈加热等功能模块间通过多条电路、水路连接,常处潮湿环境,如果结构和接地措施、连接线等不合格,就埋下了用电隐患。
另外,电子坐便器的生产没有统一行业标准,企业执行混乱。有些企业参考普通马桶的生产标准,有些遵循部分家电行业的标准。所幸,电子坐便器执行3C认证已经受到了多方面关注。
家电品牌阵营参与力度需要加大
据中怡康线上监测数据显示,2017年前11月电子坐便器(含智能马桶盖和智能一体机)线上市场在销品牌数量240个,其中大部分品牌为卫浴类品牌,家电品牌中以松下、海尔为代表,小米也于今年携新品步入智能马桶盖领域。
智能马桶盖作为智能卫浴的关键组成部分,其核心的电子功能设置是家电企业的长项,但整体来看,家电品牌对于智能马桶盖的关注度不够,参与力度不强,也是造成整个品类声量不能持续维持、未能呈现爆发式增长的原因之一。

12月14日消息,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贾跃亭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据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系统还显示,贾跃亭已四次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
这些贾跃亭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包括:向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支付初始交易金额人民币462,100,000元;向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支付利息4,149,847.77元;向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以对应的购回交易金额为基数,按照日万分之五的比率,计至贾跃亭实际清偿之日止,暂计至2017年6月27日为9,098,872.03元;向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支付执行证书公证费人民币1,426,046元,律师费人民币2,560,000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