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做好商标和品牌保护工作对中国企业出海具有重大意义,手机的进口税从10%提高到15%

12月18日晚间消息,由于印度政府上周调高了手机进口税,苹果今日也调高了大部分型号的iPhone售价。
印度政府上周五发布公告中称,已提高手机和电视等几十种电子产品的进口税,以协助控制海外电子产品供应,加强国内产业的发展。其中,手机的进口税从10%提高到15%。
为此,除了在当地组装的iPhoneSE,苹果今日提高了其他iPhone机型的销售价格,平均涨幅为3.5%。其中,256GB版iPhoneX调整后的售价为105,720卢比(约合1646.61美元),涨幅为3.6%。256GB版iPhone8售价为79,420卢比(约合1236.40美元),涨幅为3.1%。

因为被法院列入了“老赖”黑名单,身在美国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还登上了《纽约时报》。

在印度发展得顺风顺水,却连欧盟的门都没进去,小米公司“MiPad”商标注册在欧盟吃了败仗。
2014年,小米公司向欧盟知识产权局申请将“MIPAD”注册为电子设备与通讯服务类商标。此举遭到了苹果公司的反对,并向欧盟知识产权局提出申诉。2016年,欧盟知识产权局支持了苹果公司的申诉,随后,小米公司向欧盟法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欧盟知识产权局的决定。
2017年12月5日,欧盟普通法院作出裁决,驳回小米公司的上诉,并认定“MIPAD”不得注册为欧盟商标。欧盟普通法院认为,无论是从视觉、语音还是词语概念角度来看,小米的“MIPAD”和苹果的“IPAD”都具有高度相似性,极易使公众产生混淆。欧盟知识产权局基于涉案两商标属于同类型产品与服务且具有高度相似性之基础,而作出的存在致使公众混淆之风险的判断是正确的。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崔逢铭认为,从诉讼救济的角度看,虽然欧盟普通法院驳回小米的上诉后,小米仍可以向欧盟最高法院提起上诉。但是,此次裁定将在一定程度上对小米打开欧洲市场的步伐造成阻碍。
商标品牌保护意识亟待加强
自深入推进实施商标品牌战略以来,中国企业的海外商标注册与保护情况不断改善。相关统计数字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中国马德里国际商标累计有效注册量已达2.227万件。不过,在积极“走出去”的过程中,中国企业和品牌仍然屡次遭遇商标阻击,有超过一半的出海企业因为遭遇知识产权纠纷而被迫应诉。
2017年8月31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发函称,一名外籍商人将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120多个中国玩具企业的厂名及商标以个人名义在智利工业产权局申请注册。幸好,在中国商标主管部门的支持下,澄海玩具协会联合企业赴智利展开维权,目前绝大部分商标已经收回。
相比之下,十几年前的中国“大牌”就没那么幸运。
提到联想公司的“Lenovo”标识,大家都耳熟能详。不过,联想公司最初的英文标识是“Lengend”。伴随着成千上万的联想产品进入寻常百姓家,其品牌价值在当时已高达200亿元。2001年,联想开启国际化发展步伐时却发现,“Lengend”标识早已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被100多个公司申请注册了商标,注册范围涵盖计算机、食品、汽车等各个领域。由于和上百个公司谈判费时费力,2003年联想公司将“Legend”更换为“lenovo”。
除了联想之外,海信的商标出海也是道路曲折。
1999年,德国博西公司在德国申请注册“Hisense”商标,核定使用在第7类、第9类、第11类商品上。同年,“海信”与“Hisense”商标在中国被认定为驰名商标。获准注册之后,博西公司又于当年申请了马德里国际商标注册和欧共体商标注册,并且要求了优先权。这令海信在欧洲的商标注册受阻。直到2005年,海信与博西公司在北京达成和解协议,“Hisense”商标才得以完璧归赵。
作为企业重要的无形资产,商标是现代市场重要的竞争工具,在海外遭抢注后,一般有三种解决途径:赎回商标,放弃市场,另换商标,这对企业打开销路、发展品牌而言十分不利。
中国家用电器协会副秘书长标准法规部主任万春晖告诉中国家电网,地域性是商标权的重要特点,在国内注册的商标在其他国家一般并未受到法律保护。商标是品牌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当引起企业的重视。
“除非国与国之间达成特定的协议、公约或者救济途径,否则商标被抢注会给企业带来很大的麻烦。”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徐新明认为,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品牌或商标是提高产品溢价的重要途径,所以做好商标和品牌保护工作对中国企业出海具有重大意义。
在2017年度中国家用电器协会外贸工作座谈会上,中国家用电器协会副理事长徐东生强调,中国家电外贸正在从单纯产品出口向产品、服务、技术、资本共同输出转变,从单一价格竞争优势向技术、品牌、质量、服务综合竞争优势转变,优良的品质、丰富的内涵、精准的服务将成为外贸发展的新动力。
因此,如何运用各种综合手段把外贸风险降到最低,已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必修课。一方面,中国企业进军国外市场,保护自身商标品牌权利,必须了解国际商标领域的“游戏规则”;另一方面,政府和行业机构应该进一步加大商标海外维权法律援助力度,协助企业解决海外商标注册与维权问题,同时指导企业建立商标海外侵权预警和应对制度,提升风险防控能力。
“走出去”战略“商标先行”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进入了由经济大国向经济强国转变的重要阶段。在经济转型时期,国家以深化商事制度改革为契机,以商标注册便利化改革为突破口,以商标品牌有效运用和依法保护为重点,以提升中国品牌竞争力为目标,正在着力构建企业自主、市场主导、政府推动、行业促进和社会参与的商标品牌战略工作格局。
2017年5月17日,国家工商总局出台《关于深入实施商标品牌战略推进中国品牌建设的意见》。《意见》指出,国家将通过主动参与商标领域国际规则制定、加强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合作、加大自主商标品牌海外宣传支持力度、探索建立中国企业商标海外维权信息收集平台等途径,维护我国企业商标合法权益,加快培育以商标品牌为核心的国际竞争新优势,为中国品牌“走出去”构建更加公平的国际营商环境。
2017年10月27日,工信部、商务部、工商总局、知识产权局等十六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发挥民间投资作用推进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强调,支持企业运用商标品牌参与国际竞争,健全企业商标海外维权协调机制。引导企业在实施“走出去”战略中“商标先行”,通过马德里商标国际注册等途径,加强商标海外布局规划,拓展商标海外布局渠道。探索建立中国企业商标海外维权信息收集平台。进一步加大海外商标维权援助力度,协助企业解决海外商标注册与维权问题。
针对国内商标出海频遭阻击的情况,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综合处处长陈奎在近日召开的媒体通气会上回应,目前已采取一系列应对措施,今年初已经起草了一个关于进一步加强商标海外维权工作方案,下一步将积极推进这个方案出台。

12月13日,纽约时报以《中国毁誉参半的科技巨头上了“老赖”黑名单》(ChinaNamesandShamesTechTycoonWithDebtBlacklist)为题,讲述了贾跃亭从事业风光到债务缠身的情况,并介绍了中国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

图片 1

纽约时报12月13日对贾跃亭报道的版面截图。从右侧相关文章栏中可以看出,这不是贾跃亭第一次因为债务问题登上纽约时报
失信被执行人即是俗称的“老赖”。
纽约时报报道称,“在巅峰时期,贾跃亭是中国疯狂的科技行业最醒目、最耀眼的人之一。他进军智能手机、电动汽车和体育转播等多个行业,誓言要挑战苹果和特斯拉等巨头。现在,在中国另一个领域——官方发布在网上的失信人员黑名单上,贾跃亭成了最有名的人。”
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由贾跃亭与平安证券的债务纠纷案引发。
12月12日,贾跃亭首次被法院列入“老赖”名单。在这起涉及平安证券的案件中,贾跃亭需向平安证券支付的总额合计4.79亿元。该案中,被执行人贾跃亭的履行情况为“全部未履行”,因此贾跃亭被法院列为“老赖”的具体情形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实际上,在纽约时报发出此篇报道后的第二天,贾跃亭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列入“老赖”名单。
12月15日,贾跃亭二度入列法院“老赖”名单的案件,涉及华福证券。根据该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以6月22日开始至12月15日来对违约金简单估算,贾跃亭需要支付给华福证券的总金额达到3.3亿元。
早在11月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因此案向贾跃亭发布了限制消费令。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后,贾跃亭不得有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包括不得乘坐高铁全部座位、其他交通工具不得乘坐二等以上舱位;不得在高档消费场所消费;不得购买不动产或高档装修房屋;不得租赁高档场所办公;不得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子女不得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
贾跃亭与平安证券、华福证券的两桩案件均为9月28日立案,这两桩案件目前的发展进程均为法院将贾跃亭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两起案件中,被执行人贾跃亭的履行情况均为“全部未履行”,因此贾跃亭两次被列为“老赖”的具体情形均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至此,贾跃亭需要向这两家券商支付的金额总计已达到8亿元。
另据乐视网在12月13日发布的公告,根据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系统显示,贾跃亭已四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中。
此外,根据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系统,以“乐视”为名的公司94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包括乐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乐视控股有限公司、乐视汽车有限公司、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等,立案时间集中在10月和11月,最早可追溯到今年4月。
纽约时报评论称,“贾跃亭的陨落,对于中国快速发展的科技业来说,是一个警示故事。在中国科技业,企业可能会以同样令人目眩的速度崛起和衰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