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垃圾还将增长17%,虽然对方对夏普电视品牌使用权只有5年

日前,有消息爆出某家电巨头试图对另一有着台资背景的家电厂商“动手”。从爆料消息来看,业界猜测“被搞”一方可能是背靠富士康的夏普,但是关于发起攻击的一方,光从爆料消息来看还不能确定其身份,毕竟国内“彩电巨头”的范围依然很广。但不管怎样,夏普电视屡屡被攻击,有违公平竞争的规则。
此前的爆料称,年底彩电行业又有热闹看了!最近业内盛传有个彩电巨头在召集媒体,囤积“枪炮”,准备狠狠“教训”另外一个台资背景的彩电大佬,因为后者今年崛起太快,“伤”着了前者,但能不能让人省点心呀?这样怼来怼去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
从爆料中所指的“台资背景的彩电巨头”,业内猜测,只可能是夏普,而对其攻击的很容易猜到是某宿敌,毕竟二者之间的不和业内尽知,且由来已久。若是这样一关联,双方的身份似乎很符合剧情需要。
其实夏普与这家位于青岛的宿敌之间有着太多故事可说,而这一切都源于夏普当初的一个决定,当时原本以为什么都好商量,没成想却为夏普电视日后发展带来了诸多烦恼。
据悉,早在2015年,当时的夏普还在日本人掌控中,业绩很差,奇怪地将其在墨西哥彩电工厂,以及除巴西外的美洲地区5年品牌使用权和所有渠道资源出售给一家青岛企业,原本以为是为美洲夏普业务暂时找了一个好的归宿,但却对后来夏普电视在美洲的经营造成很大困扰。
按理只有夏普才能出售夏普品牌的电视机,但有家青岛企业却非要顶着夏普的品牌去卖电视机,也就是说,在美洲卖的夏普牌电视与夏普公司一点关系没有,这样的话,夏普在美洲还没法卖电视,你说冤不冤。
2016年,鸿海投资夏普后,给予夏普强大的支持(为区分鸿海投资之后夏普,下文称“新夏普”),此时的“新夏普”便想要收复美洲“失地”,以便更好进行全球化运营。于是“新夏普”希望通过沟通途径,解决两个品牌在北美地区交叉管理市场的窘境。然而,对方严词拒绝了“新夏普”的提议,甚至一点都没有商量的余地。这无疑让人吃惊:为何一个公司非要用别人的品牌卖产品呢?
2017年4月份,“新夏普”再次向对方发出书面通知,想要提前结束合约,同样遭到对方拒绝,态度十分坚决。看来对方深知夏普品牌在美洲地区的影响力,不想失去这块到嘴的肥肉。
不仅如此,对方为了牢牢霸住美洲地区夏普品牌的使用权,不光对“新夏普”几次三番发起的收回品牌的提议无情拒绝,并不惜向夏普发起了“攻击”,这种做法让业内瞠目结合。
就在上个月,对方以专利侵权为由将夏普告上法庭,企图以这种方式来打压夏普,让夏普哭笑不得。
对方在诉讼中称,夏普未经自身许可,所制造、销售的九款电视,侵犯了“一种背光控制方法、装置和LED电视”以及“背光驱动电路和电视机”等两项专利,提出1000万人民币的索赔。
这显然是倒打一耙。然而这种手段并没有吓到夏普。对此,夏普发出声明回应称对方所提出的专利无效,并将积极应对。
觊觎夏普品牌效应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拒绝归还品牌,甚至不惜动用法律手段来打压对手,这无疑是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的做法。而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现在的夏普公司已不是以前的夏普公司,如今的夏普公司在电视业务上蒸蒸日上,已经对某宿敌形成强有力竞争关系,基于长远发展,遏制夏普电视的发展自然是某宿敌的想法。但是,很显然,夏普电视的飞速发展势头并非这些手段就能挡得住的。
对方曾就夏普美洲品牌使用权一事以“农夫与蛇”之间的故事来暗讽夏普,把自己标榜成无辜的大好人,但业界很多人不这么认为,农夫固然可怜,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这里我们可以打一个比喻,假如一个煤老板对一家煤矿的开采权只有40年,那么他为了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必定会在这40年期限内无所不用其极的将煤矿产能拉升到最高。但是40年过后,这座煤矿的资源已被消耗殆尽,还能剩下什么呢?
反观夏普电视品牌在美洲地区所面临的情况也一样,虽然对方对夏普电视品牌使用权只有5年,但是一定会在期限内用尽办法榨干夏普品牌的价值,这一点从夏普品牌电视在美洲地区的售价低于国内售价就可以看出来。对方的这种做法无异于增加了国人对于夏普品牌的负面情绪,其目的无非是想让夏普失去国内消费者的信任,从而达到一家独大、垄断市场的效果。
当初,对方乘虚而入,用极低的价格拥有了一个百年品牌在美洲地区5年时间的使用权,明明占了便宜,而今却翻脸不认人,这种做法实在让人寒心。
目前双方的纷争陷入了僵局。此次,网上再次出现此类传闻,接下来的剧情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还有待时间的见证。

据联合国网站消息,国际电信联盟和联合国大学等机构13日发布的《2017年全球电子垃圾监测报告》显示,2016年,全球产生了4470万吨电子垃圾,这些电子垃圾中的金、银、铜等高价值材料价值高达550亿美元,但其中只有20%被回收。
价格下跌使得全球大多数人都能买得起电子和电器设备,同时,在较富裕的国家,人们被鼓励及早更换新设备。因此,2016年全球产生的电子垃圾比2014年增加了330万吨,增多了8%。
2016年产生的电子废物,从报废的冰箱和电视机,到太阳能电池板,手机和电脑,几乎相当于9座吉萨大金字塔,或者4500座艾菲尔铁塔,或相当于123万量满载的18轮大卡车,这些卡车足以从纽约排到曼谷,再返回。
专家预计,到2021年,电子垃圾还将增长17%,达到5220万吨,是世界上生活垃圾中增长最快的部分。
报告显示,尽管电子废物中含有金、银、铜、铂、钯等高价值可回收材料,但2016年只有20%的电子废物被收集和回收。
2016年约有4%的电子垃圾被直接扔入垃圾填埋场,有76%,相当于3410万吨可能最终被焚烧,进入垃圾填埋场,或在非正规作业中回收,或留在人们的家中。
2016年人均电子垃圾最多的是澳大利亚,每人17公斤。非洲的人均电子垃圾最少,每人1.9公斤。

停牌已超半年,乐视网何时复牌?
12月14日,乐视网将要复牌的说法在网上流传,对此,澎湃新闻记者致电了乐视网董秘办/证券事务部,得到的回应是:“是假消息吧。”在问及近期是否有复牌计划时,乐视网董秘办/证券事务部人士表示:“这个还不确定,您等公告吧。”

据证券时报网报道,经记者向权威部门求证,近期暂无乐视网复牌安排。

图片 1

乐视网将复牌的消息热度剧增是因为一张发自国信部的通知截图。
该通知的抬头为国信部,发送对象为各分支机构,内容为:为做好乐视网复牌前后的各项准备工作,确保乐视网复牌前后的平稳运行。该条通知称,要提高认识、高度重视,全面摸底了解客户情况,做好客户安抚维护市场稳定等。
对此,澎湃新闻记者致电了国信证券人工服务,国信证券方面回应称:“乐视网还没有出复牌的确切日期的公告。”
但国信证券方面向澎湃新闻记者证实了近期下发了《关于做好乐视网持仓客户摸底的相关工作通知》,“一个摸底的公告,但是没有出来说什么时候复牌的公告。”国信证券客服称,“您应该是看到我们国信证券有一个《关于做好乐视网持仓客户摸底的相关工作通知》,关于国信的就是了解客户情况,关于乐视网客户风险承受能力之类的。”
“我们最近是有两次提示,一次是短信提示。也有《关于做好乐视网持仓客户摸底的相关工作通知》。”另一位国信证券客服介绍,“在高度重视、了解客户情况、维护市场稳定,以及应急情况这方面有提示。但不知道分支机构是以什么样的方式通知我们的客户,总体是有这样的通知,具体的通知情况是营业部做相关安排。”
不只是国信证券,招商证券也为乐视网复牌进行了摸底。
“大概一个月之前,就要求营业部对客户做了一个摸底,对于大额持有乐视的融资融券账户警示风险,询问客户有什么打算,其实就是想把控风险。”一位知情人士这样透露。
安信证券也曾做过类似的摸底调查,但并非针对此番复牌传言。
“两融部前期就做过一个专项,让各营业部摸底自己融资融券客户的持仓情况,对持有乐视股票的客户做客户回访和风险提示,不过不是针对复牌传言的专项动作,应该是在乐视出事之后就让排查了。”
巧合的是,这几家最先有所动作的券商,总部全部位于深圳。而乐视网的上市地点正是深圳证券交易所。
澎湃新闻记者还就此事询问了多家总部在上海、北京的券商,但大多数券商都表示并没有做类似的准备工作。
澎湃新闻也向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出了有关的咨询,但截至发稿时间仍未收到回复。
乐视网目前正因为推进乐视影业注入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而自4月17日开始停牌,至今有近8个月的时间,在停牌期间,乐视网的估值多次遭到基金下调。
7月中旬,超过20家公募基金公司发布下调乐视网估值的公告,拉开了此轮估值下调的大幕,当时给出较低估值的是华安基金,该公司将乐视网估值下调4个跌停板,至20.13元/股。
10月27日,乐视网发布2017年三季度报告巨亏16亿元之后,引发基金公司对其实施新一轮估值下调,当时,仍是华安基金下调幅度最大,将乐视网估值下调至7.34元/股,较乐视网停牌前的价格下调了52.12%。
11月16日,下调乐视网估值的公募基金数量已增至22家,最低价较前一日再降0.01元至3.9元/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