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视技术和产品方面,该策略之前使小米一举摘下了了三星多年在印度市场的王位

在传统上,AWE是白电企业的舞台,不过,彩电企业在此次展会上的动作,透露了今年彩电市场的一些态势。
三星缺席展会 今年的AWE,三星没有出现。
有业内观众笑称:“现在展位这么紧,缺了一届,以后要好展位就难了。也有人分析:“是不是CES投入太大,控制费用,所以不参展了。”
具体原因,三星并没有对外透露。不过,就在AWE开展前的几个小时,三星在美国纽约召开了今年的电视新品发布会。
此前,有传言称,三星要重返OLED。不过,就在业界对此传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三星却否认了这一说法。三星电视和显示部门负责人HanJong-hee在首尔表示,公司并没有所谓OLED电视的计划路线图,三星电视目前仅在两个方向投入资源,一是QLED,而另一个则是MicroLED。
夏普“坚定不移”8K路线
尽管外界对于内容输出、芯片配套等8K产业链仍存疑,不过,夏普在此次展会上,仍大力推广其8K路线。
在夏普展位,名为“清明上河图”的8K电视产品很亮眼,夏普品牌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夏普8K电视已经投入消费市场,并非概念。
夏普的东家——富士康,于3月8日通过证监会IPO审核上市,创最快上市纪录,而其也很可能成为A股第一大市值公司。成功收购夏普后,富士康正用自己的思路“改造”夏普。
夏普方面的人士向记者表示,未来夏普彩电的产品线将会比以前更广,高中低定位的产品都有,而由于富士康强大的产业链支持,部分夏普产品的价格,也可以比之前更低。
彩电两大阵营继续厮杀
本次AWE2018,创维以“创维AI自发光,点亮你我梦想”为主题亮相。其中,在电视技术和产品方面,创维带来AI画质芯片技术和OLED产品。
作为OLED的坚定推广者,自2008年布局OLED电视开始,创维目前已推出包括S系列的OLED电视S9D、S9-I、S9300、S8,W系列的Wallpaper电视W9、W8等众多OLED电视产品,是当前国内OLED电视品类最丰富的电视企业。
本届AWE,创维展示了厚度只有3.65mm的65吋WallpaperOLED电视W9、形态多样的折叠分离式OLED电视W8等,并推出最新研发的CrytalSoundOLED荧幕自发声电视。
创维表示,其自主研发出了AI画质芯片,包括“精密平滑处理”、“动态目标重塑”、“超级增补”等核心关键AI技术,可与OLED面板配合,提供最佳观赏体验。
TCL则携最新发布的X5原色量子点电视、C6新剧院电视、P5超薄新曲面三款新品亮相。
TCL集团高级副总裁王成表示,电视产品不再仅仅是一款硬件,它还包括了系统、丰富的的内容及多样化家居场景下的应用服务,以极致的电视视听体验和美学体验为基础,为不同细分的目标用户提供更好的内容、交互体验。因此,电视厂商的本质,是用户时间方案的提供商。
此前,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王成表示,从良率、产能、配套等方面,TCL仍看好量子点电视。

曾与小米合作关系良好的美的集团近日在AWE上与小米生态链企业云米产生了专利纠纷,乐视曾与国产第一大电视品牌TCL牵手如今乐视结局如此,从这些情况来看传统家电企业与互联网企业的合作似乎结果都不太好。
媒体报道在AWE(中国家电及消费电子博览会)2018展会现场,小米生态链企业云米科技旗下的云米洗碗机被美的现场“踢馆”,该款产品被指涉嫌侵犯美的专利权遭遇现场调查。
传统家电企业与互联网企业牵手难有好结果
互联网企业的优势在于善于互联网营销,可以帮助传统家电企业迅速扩大线上渠道,提升品牌影响力,这成为传统家电企业与互联网企业牵手的契机,在当时看来这似乎对双方都有好处。
小米与美的合作,可以帮助美的迅速扩张线上市场,小米因此可以获得更丰富的数据和用户;乐视与TCL的合作除了这些因素之外,乐视还希望借此获得TCL旗下的华星光电在面板资源上的支持,当时乐视正跻身国产电视四强之列,其对面板有很强的需求,而全球电视面板出现供应紧张。
很显然传统家电品牌企业与ODM企业不同,它们并不希望自己的命运被互联网企业所掌控,ODM企业的净利润率实在太低,全球最大的代工厂富士康的净利润率不到4%而且它正在发展自己的品牌业务希望提升利润率;同样的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它们本来是希望利用传统家电企业所拥有的丰富资源,而不是成为配角,这就导致了双方难以深入合作。
与美的合作的小米更是投资了近九十家初创企业,在家电与空调等领域与美的形成竞争关系,而小米去年推出的第二款空调并非由美的代工而是改由长虹代工,其希望在这些行业都如手机业务一样取得优异的成绩,这导致双方的合作关系变淡甚至出现分裂。
有趣的是,国内最大电商企业阿里巴巴与最大家电连锁企业苏宁曾达成紧密合作关系,2015年苏宁以140亿认购认购2780万股的阿里巴巴新发行股份,持有阿里巴巴1.09%的股权;而阿里则以约283亿认购苏宁的非公开发行股份获得后者19.99%的股权,成为苏宁的第二大股东。然而近期苏宁抛售了其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的约五分之一,并表示它对阿里的影响力太小了,这显示出双方的关系微妙,这也显示出传统家电零售企业与电商企业之间存在的分歧。
家电企业独立发展互联网业务
在家电企业与互联网企业的合作出现分歧的时候,它们开始积极进军互联网市场。美的空调在线上空调市场的份额已位于第三位,其也开始积极进军智能家居市场,希望将自己的小家电、空调、冰洗等产品整合,形成自己的数据链,而不是由小米提供互联网服务。
与乐视合作的TCL独立发展了自己的内容平台而不是采用乐视的内容平台,此外还有创维等传统电视企业建立自己的内容平台,很显然这些拥有强势地位的家电品牌企业都积极发展自己的互联网业务而不希望被互联网企业所掌控。
家电企业发展互联网业务是因为它们在家电行业拥有更厚实的积累,互联网业务缺乏门槛;相比之下互联网企业进入传统行业却需跨越某些门槛,如乐视发展电视业务缺乏面板的支持,最近多个家电企业以专利阻击竞争对手体现出它们正以专利建立行业门槛防止互联网企业迅速侵蚀它们的市场份额。
互联网企业能获得迅速发展与机构对它们的支持有很大关系,小米从创立到2014年三季度取得国产第一和全球第三大手机品牌的名号离不开投资机构的支持,其几乎每年都进行融资;在乐视出现资金问题之后,投资机构对互联网企业的投资开始变得谨慎;乐视电视在电视行业的迅速衰颓又给予了传统家电企业以信心,让它们坚定了独立发展互联网业务决心。
未来互联网企业要与传统行业竞争将更为艰难,双方合作的机会将会更微;当然从目前来看传统家电企业要发展自己的互联网业务也并不容易,从目前来成功做好互联网业务的家电企业鲜有见到成功的例子。

据路透社报导,印度第五大智能手机厂商Oppo计划模仿小米“在线闪购”的销售策略,该策略之前使小米一举摘下了了三星多年在印度市场的王位。OPPO希望在印度超越对手,建立领先地位,印度目前是OPPO最大的海外商场。
为了吸引消费者,OPPO计划4月2日展开首次在线闪购,并期望从小米抢回市场份额。最近一年来,OPPO在印度的市场份额遭到小米蚕食。现在,该公司期望学习小米的营销战略,此前该策略助力小米率先在短期内建立了成功的业务规模。
小米在进入印度三年后取得了成功,它正式在中国以外的第二大市场拉开了与三星之间的距离。业界认为,小米迎来的成功源于其精明的营销策略,小米在2017年第四季度成为印度第一大智能手机出售商,抢走了三星霸占多年的宝座。
在孟买推出OPPOF7手机时,Oppo印度品牌总监WillYang向路透社表示,“我们正在向其他品牌学习”,包括小米如何在亚马逊、电商公司Flipkart等平台上获得印度消费者。小米能够打败三星电子,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它在亚马逊和印度电商网站Flipkart上举行的闪购活动。
“由于大部分市场都是由这两个平台运营的,”WillYang在提及亚马逊和Flipkart时透露:“我们正在寻找合作关系”。只是他拒绝进一步透露太多细节。
在线闪购已被证明是一种有效的方式,通过电子商务网站上放置有限的库存,推出新设备并创造热门话题。智能手机厂商一般利用闪购在电商网站上出售新款设备,产品库存常常十分有限,有时候,厂商还会附加一些现金返现优惠。经过闪购出售的手机一般会在几分钟之内售罄。而这一策略已为Oppo带来变化,之前Oppo的大部分销售额来自于实体零售店,现在他们开始拟定线上战略。
在印度这个充满活力又年轻的电子产品市场,竞争显得异常艰难。枪林战雨的价格战,使得市场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打击。
当竞争对手关注于复制小米的线上活动,这也暗示了对于线下的关注是关键。小米的印度总监ManuKumarJain告诉路透社记者,如果你回顾2017与2018年,小米最大的战略聚焦在线下。线上收入只占当地营收的70%。
智能手机品牌已经以更具活力的方式走入印度市场,赞助印度板球竞赛之类的活动为其中一个例子。包括OPPO的标志出现在印度国家队球衣的主要位置上;Vivo则以比基准价格高出267%的溢价,取得下个月印度超级联赛的赞助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