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是中部地区的电商大省,销售翻新废旧家电

北京的易先生在2015年5月通过国美在线购买了索尼的进口可更换镜头数码相机与镜头。2017年4月时易先生发现使用该相机镜头拍摄视频采取手动对焦时会出现对焦不准的情况。于是易先生向镜头与相机的中国总经销商索尼有限公司400客服反映情况。经过调查,索尼公司告知易先生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该镜头对焦设计本身无法实现和满足易先生的使用需要。易先生认为自己所采用的拍摄方法为目前全球通用的方式,如果索尼镜头设计特殊,不能采用现行的通用方法。应该将这一情况写入产品说明书,或者标注到消费者能看到的官网产品介绍等地方。这时索尼却称自己的产品说明书编写内容符合国家标准GB/T29298-2012《数字照相机通用规范》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5296.1-2012《消费品使用说明》的要求。
易先生随后查阅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5296.1-2012《消费品使用说明》,发现在《消费品使用说明》强制性要求的表述原则8.4.4中规定:“产品的使用说明应预测消费者可能会遇到的问题,并为消费者提供解答。”而索尼公司没有预测到易先生在使用该镜头拍摄视频采取手动对焦时将会遇到的问题,并对该问题进行解答,将这些情况与解答写入镜头产品说明书。也就是说,索尼公司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5296.1-2012《消费品使用说明》中强制性的规定。
面对易先生发现索尼镜头的产品说明书违反了索尼原本声称的国家标准对于产品说明书编写的内容要求,索尼有限公司又有了新说法。索尼公司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5296.1-2012是国家推荐性标准,并不是强制企业必须依照该标准执行。那么,即便索尼公司的产品说明书违反了之前索尼提到的国家标准,但由于其标准是推荐性的,对企业没有强制力。
那么问题来了,易先生购买的索尼产品到底应该依照什么标准来判定产品的质量与使用情况是否存在问题呢?易先生发现其所购买的索尼镜头和相机外包装上没有标注任何一个产品标准。

4月7日下午,刘强东出现在湘潭县易俗河镇高桥村,其此行目的是来湘潭寻祖。2018年年初,刘强东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发布了寻祖公告,希望找到自己的家族族谱。
刘强东称,其太爷爷出生在湖南湘潭,祖父曾居湘潭梅林桥高桥村,家族是“湘潭刘氏钟灵堂”。可因历史久远,根据回忆能够提供的线索有限,目前还在寻找中。“天下刘家永远都是一家人,如果各位刘氏宗亲不嫌弃的话,我希望就能落在这里了。”刘强东说。
在刘强东的寻祖视频中,界面新闻记者看到了另外两位湖南籍企业家的身影:58集团董事长姚劲波,步步高集团董事长王填。姚劲波是湖南益阳人,王填是湖南湘潭人。
这意味着,今年年初,腾讯、京东联合投资商超连锁企业步步高商业后,刘强东和王填在个人关系上不仅是战略投资者,还加上了老乡。
步步高商业连锁是从湘潭走出去的商超连锁企业,1995年底,步步高商业第一家量贩店在湘潭市解放路营业,经过十余年的发展,超市连锁门店覆盖湖南长沙、湘潭、株洲、岳阳、益阳、醴陵、等地县级城市。
作为湘潭市的子民,刘强东也带来了他的见面礼,京东计划未来在湘潭投资一百亿元。
京东与湘潭市人民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显示,将在湘潭打造商贸物流基地,在湘潭各区县建立城乡末端配送网络。通过建设前置中转仓储等方式,与本地商家对接,还将推动“干线-支线-末端”三级航空物流体系布局。
此外,京东同湘潭市人民政府还将共建云计算大数据产业基地,推动“互联网+”和电子商务进一步在湘潭落地发展。
湖南是中部地区的电商大省,根据湖南省商务厅数据,2016年,全省电商企业超8000家,电子商务交易额6076.6亿元,同比增长40.81%。其中B2B交易额4971亿元,B2C交易额529.6亿元,C2C交易额576.0亿元。
长沙、株洲、湘潭、衡阳等11个地级市的电商交易额超过了100亿元。其中,长株潭地区领先优势明显,电商交易额占全省的八成,长沙以3762.3亿元,占全省61.91%。
近期京东与湖南互动频频,2017年9月,京东投资35亿元,在湖南长沙建设亚洲1号物流仓储基地,主要建设仓储营业中心、电商区域结算中心、分拨中心等项目。2017年12月,京东、苏宁、国美、唯品会等企业共同入驻长沙电商产业园。
京东与湖南越走越近或许在于双方对电商业务上的需求互补。近年来湖南省主推互联网+外贸的发展模式,在省内设立了42家园区外贸综合服务中心,期望将湖南打造成中西部跨境电商产业集聚中心。截至2017年末,湖南对接92个国家及地区,累计对外实际投资额105.58亿美元。
2017年3月,湖南省政府向国务院提交“设立中国自由贸易区”的建议,还将建设金霞保税物流中心、长沙高新区、黄花综保区等为主要载体的跨境电商项目。
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湖南省在2016年全国省级行政区域跨境电商发展指数中排名第十一位,在中部地区省份中排名第一。
从湖南省商务部公布的2017年资料来看,2017年外贸增长37.3%,增幅居全国第四、全省完成加工贸易进出口700.8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2.3%,增速居中部地区第一名。
同湖南省外贸业务高速增长相比,跨境电商企业也面对相应痛点。长沙市电子商务协会的一份报告显示,跨境电商企业受到信息流、金融流、物流服务链不畅等因素制约。
这些是京东作为平台型企业的力所能及之处。湖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家毫日前接见刘强东时表示:“湖南的‘一带一部’区位优势显现,长株潭城市群一体化发展活力迸发,为包括移动互联网在内的新经济、新业态、新产业在湘发展提供了广阔空间。希望京东集团在电子商务、现代物流、智能制造等领域进一步加大在湘投资力度。”
而京东也自有打算,在国内电商用户增速放缓的背景下,京东开始积极拓展海外业务。2017年6月,京东上线“京东售全球”正式上线,主打概念是希望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都可在京东商城主站购买商品。
刘强东称,京东将推进京东湖南亚洲一号、云计算大数据基地、无人车和配送机器人等项目建设,推动更多湖南产品走向全国、全球。

近期笔者从市场监管部门了解到,一些不法商家借“家电下乡”的名义,在农村集市销售翻新废旧家电的情况有所抬头。
一些基层市场监管部门多次查获生产销售翻新电视机案件。在消费能力相对较差的农村市场,不法商家打着“家电下乡”和“低价处理”的幌子,销售翻新废旧家电。
工商执法人员介绍,以翻新彩电为例,其所用配件均来自回收的废旧彩电。旧的显像管配上旧线路,换上新外壳再对外销售。
据了解,由于翻新家电价格低,对农村消费群体有着很大的吸引力,加上不法商家的蒙蔽,消费者难以认识到购买翻新家电的危害,反而认为翻新家电价廉物美,买卖双方你情我愿,执法部门不应该禁止。这是造成翻新家电屡禁不绝、取缔困难的重要原因。
其实,翻新的家电存在较大隐患。一是翻新家电都是废旧电器的部件拼装而成,很多电子元件已经老化,产品质量没有保证,极易漏电、自燃,引发火灾等安全事故,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二是翻新家电来源不明确,产品正常的售后服务得不到保证,一旦引起消费纠纷,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无法得到保障;三是翻新家电中含有大量铅、汞、铬等重金属元素,低技术手段拆装容易导致有毒物质渗入地下或水源中,造成环境污染。
为此,笔者建议:一是加强监管。市场监管部门要加强对家电市场的日常监管工作,依法清理和规范家电类商品经营者的经营主体资格,杜绝无照经营家电、销售假冒伪劣家电和质量不合格家电的行为;二是市场监管部门要加强对下乡家电产品的质量检测,严厉查处借“家电下乡”“低价处理”等名义,向农村销售翻新废旧家电产品的不法行为,防止从城市回收的废旧商品推向农村甚至将滞销商品向农村转移;三是设立消费者投诉举报联络站。聘请“商品质量社会监督员”,快速接待、受理农村消费者的投诉,及时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建立起一条农村消费维权的快速绿色通道。此外,有关部门还要广泛开展宣传咨询活动,让翻新家电无市场。

在索尼公司写给工商部门的情况说明中索尼自己承认:“由于该产品系进口产品,故相关企业标准并未在国家有关主管部门进行备案或在包装上注明。”也就是说,索尼公司根本就没有在中国销售的这些产品上标注任何产品标准,无论是国家标准、行业标准还是企业标准。也没有对产品应该适用的产品标准情况和内容向国家有关主管部门进行备案。

图片 1

情况说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