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贾跃亭和孙宏斌,促销期间线上销售量同比下降10.0%

2017年被称为彩电市场的寒冬,主要受上游成本增加影响,使得整机企业的运营难度加剧。但进入到2017年第四季度之后,各方面的压力都得到缓解,并且通过双11的拉动,2017年11月在2016年的高基数上又实现了7个百分点的增长,但市场大范围的回暖并未真正的来到,元旦市场遇冷使得2017年收官不利,也透露出2018年的风险,彩电市场进入到了筑底阶段
开年遇冷,元旦促销期下降18.3%
根据奥维云网周度推总数据显示:元旦促销期(2017.12.18-2018.01.07)销售量346万台,同比下降18.3%,销售额128亿元,同比下降15.4%。
线下线上时间节奏保持一致,17W51开局良好,17W52深度下滑,18W01惯性回弹。线上整体表现优于线下,但仍然呈现出下滑趋势,促销期间线上销售量同比下降10.0%,线下销售量下降22.8%,线上渠道对市场的拉动逐渐的弱化。图片 1

距离乐视网复牌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有媒体表示,将在1月23日召开终止重组暨公司经营情况说明会后,乐视网没有继续停牌的理由,大概率于1月25日复牌。那么,经历了9个多月的停牌,贾跃亭与孙宏斌之间,关系早已从最开始“一见如故”的亲切,到如今频繁“打脸”的尴尬。
在微博上,有一个词语叫“塑料姐妹花”,意思是“好姐妹的感情就像塑料花,特别假,但是却永不凋谢”。实际上,好兄弟之间的感情,也可能是塑料做的。
贾跃亭和孙宏斌,就是这样。从最开始的“一见如故”,到后来贾跃亭出走美国,留下乐视的“烂摊子”,再到孙宏斌对乐视进行大规模调整,实行“去贾跃亭化”,再到如今乐视网发布公告,频频“打脸”贾跃亭,两人的“塑料兄弟情”上演到极致。
36天拍板入股 发布会上“花式互夸”
去年1月15日,孙宏斌和贾跃亭一起举办了一场新闻发布会,重点当然是宣布融创入股乐视。在发布会现场,贾跃亭与孙宏斌大秀“恩爱”,互表惺惺相惜之情。
孙宏斌曾用了这样的话来形容他和贾跃亭:“有些人认识很多年你还是觉得陌生,有一些人一见面经过短时间的交往就觉得很亲,像兄弟。”
据了解,两人初次相见,原本是会谈乐视于三里屯一处地产的事情,那时的贾跃亭因为乐视运转的问题变卖房产。不过,令贾跃亭意外的是,孙宏斌的兴趣不仅仅在乐视的房地产上。初次的见面和了解,为以后两人的战略合作奠定了基础。
根据孙宏斌所言,他第一次跟贾跃亭谈了六七个小时,谈完之后,就有投资冲动了。正因如此,融创出资150亿入股乐视的买卖,双方也只用了36天就拍板了。
孙宏斌表示,在投资乐视之前,自己去乐视上了一个月的班,乐视对他们开放了所有的资料,高管想见谁见谁,这在乐视历史上前所未有。他们双方之间谈价格,也非常简单,孙宏斌表示“都是老贾定的”,自己没什么异议。
在整个发布会现场,孙宏斌和贾跃亭展开了“花式互夸”。贾跃亭称一直很仰慕孙宏斌,并表示孙宏斌“永不言败的精神也打动了乐视”。而孙宏斌则说“特别认同老贾的企业家精神,这种精神在这个时代是非常稀有的。”
在当时,孙宏斌甚至放话表示,融创中国投资乐视的逻辑第一条就是让它不缺钱,“缺多少解决多少”,而自己不会参与乐视的具体管理。
贾跃亭远赴美国 孙宏斌接下烂摊
然而,乐视的困境,并未因为孙宏斌的入场而得到缓解。事实上,在2017年的上半年,易到易主、资产冻结、堵门催债……无数负面齐刷刷向乐视扑来,而那个一手创办乐视这个互联网生态帝国的贾跃亭,也选择在此时离场。
去年7月6日,贾跃亭先是在微博上公开表示,自己将“承担所有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并表示,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钱款全部还上。然而,当天晚上,贾跃亭辞去乐视网包括董事长在内的一切职务并退出董事会,不再具有任何决策权。实际上,有媒体报道称,早在7月5日中午(加州时间7月4日晚上),贾跃亭就抵达美国。
而此时,乐视的所有烂摊子,都留给了孙宏斌。那么,乐视到底有多糟糕?其实谁也说不清。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乐视已经陷入困顿。
以去年7月17日举行的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为例。当时的股东大会,主要是为了表决修改公司章程、推进资产重组暨股票延期复牌、以及董事会改组外加补选孙宏斌、梁军、张昭等非独立董事。会议时间很短,只开了15分钟,参加人数也只有四五十人,但会场外面却异常混乱,无数举着“乐视还钱”标语的讨债人,围堵会议现场,要求面见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而最后,不得不出动警察维持秩序。
而在去年9月,融创中国举行半年业绩发布会,孙宏斌在谈到乐视时显得相当无奈。他表示,“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这话刚说完,孙宏斌就摘掉眼镜,擦去眼中的泪水。
可以发现,从贾跃亭手中接过乐视的孙宏斌,可以说已经心力交瘁。不过,在这个时候,孙宏斌对贾跃亭的评价还是相当积极正面的。他表示,“虽然贾跃亭失败了,但他人非常厚道,且能够在一个产业中做最早的布局。”
乐视董事会改组 贾与孙关系微妙
贾跃亭出走美国后,很多人都觉得孙宏斌是被贾跃亭彻底坑了,不过,孙宏斌也并非等闲之辈。在贾跃亭出走以后,孙宏斌先是正式当上乐视网董事长,之后便开始对乐视进行大规模的调整,实施“去贾跃亭化”。
事实上,在这段时间里,贾跃亭与孙宏斌的关系非常微妙。 为什么这么说?
贾跃亭于去年7月6日退出董事会,但当时乐视网并未提请新的董事长议案,只是说改组董事会,新加入孙宏斌、张昭和梁军。也就是说,只是把原来的董事会从五人增加至八人,而梁军和张昭,原本就是乐视系的,融创只有孙宏斌一个人进来了。
而贾跃亭也在公开信中强调,自己仍然是乐视控股的执行董事和最大股东。事实上,贾跃亭虽然退出乐视网董事会,但其还是乐视网最大的股东,虽然不具有决策权,但还是有权干涉公司事务。
孙宏斌入主乐视 实施“去贾跃亭化”
不过,在孙宏斌正式当选乐视网董事长之后,开始对乐视进行大规模的调整。
我们来看看他是怎么做的?
8月15日,乐视网CEO梁军及人力资源部连发11份人事任命,乐视网班底遭遇大轮换。
8月17日,孙宏斌召开乐视网高管闭门会,制定新的运营策略,将业务重点集中在乐视视频、电视、云平台和影业四块。
9月27日,将乐视网更名为“新乐视”,美其名曰“为了进一步契合公司新的战略调整”。
10月25日,成立新乐视管理委员会,乐视影业董事长张昭任委员会主席,融创代表刘淑青担任委员会副主席,而委员会成员则包括孙宏斌、张志伟、袁斌、李宇浩。事实上,这也被视为乐视“去贾跃亭化”的重要一步。
12月5日,乐视致新正式更名新乐视智家,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变更为张志伟。
随着乐视改革的深入,不少原本乐视的核心高管也纷纷离开。有媒体统计,从去年7月至今,乐视已有十余位核心高管离职。
比如乐视控股战略规划与管理部副总裁暨总裁办主任、乐视移动总裁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在去年8月24日卸任一切职务,他是贾跃亭在乐视的最后一位重要“老搭档”。
而去年10月27日,作为乐视网总经理的梁军,乐视网高级管理人员高飞、张旻翚、蒋晓琳、杨永强,也纷纷递交辞职报告,辞去其在乐视网的职务。之后,乐视网副总经理吴亚州、刘弘(保留副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监事吉晓庆、证券事务代表刘文娟等也陆续辞职。
那么,在这些乐视元老辞职之后,是谁接任了他们的位置呢?
据了解,在梁军离职一个半月后的12月15日,乐视网宣布,来自融创的刘淑青出任乐视网CEO兼总经理,同时,她还是乐视网如今的法定代表人。
可以发现,刘淑青在去年年初,融创中国入股乐视网时,只是天津嘉睿在乐视网的委派董事。而去年8月,刘淑青就任乐视网高级副总裁,全面统筹乐视网及上市公司体系人力资源、法务、财务及行政管理工作。去年10月,新乐视成立“新乐视管理委员会”,刘淑青被任命为新乐视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如今,她已经成为乐视新任CEO和法定代表人了。
而其他董事会成员,目前只剩乐视影业的张昭和刘弘两位乐视元老。而在高管名单中,刘淑青作为总经理掌舵,乐视人员金杰、谭殊、袁斌作为副总裁。
可以发现,截至目前,孙宏斌基本完成对乐视网的高管人事洗牌。
对于这样的洗牌,知名互联网学者刘兴亮诠释得很到位。他表示,乐视的旧部分为三派:一类是叫死忠派、一类跪舔派、一类骑墙派。孙宏斌第一步先把原来贾跃亭的死忠派都清洗出去了;第二步把跪舔派收留下来予以重任;第三步对于骑墙派的态度,就是到骑墙派发现自己不能够得到孙宏斌的重用以后也就离开了。
孙频繁打脸贾 双方剑拔弩张
如今,完成乐视人事洗牌的孙宏斌,与贾跃亭之间的关系,多少有些剑拔弩张了。在今年1月以来,孙宏斌已经成为董事长的乐视网,多次发布公告“打脸”贾跃亭,“塑料兄弟情”愈演愈烈。
比如1月2日,贾跃亭回应北京证监局通告,称其会尽责解决债务问题,与上市公司沟通形成债务解决意向,通过出售资产获得资金和以资产抵债的方式,解决上市公司的欠款问题。不过,当天晚上,乐视网就发布公告称,乐视网与非上市体系的债务问题目前尚未就解决意向形成可执行的实质性解决方案。
另外,1月19日,乐视网又发布公告称,公司注意到有部分网络媒体报道了《甘薇发声明:将负责贾跃亭在国内的债务问题》等文章。在文章中,甘薇表示,老贾个人还替公司担保了100多亿债务,导致个人及家庭负债累累。但乐视网表示,在上市公司存续的各项借款中,贾跃亭及乐视控股,以及联合其它方共同为上市公司及子公司提供担保的总额仅为14.17亿元,再次“打脸”贾跃亭和甘薇。
事实上,除了“打脸”,孙宏斌与贾跃亭如今关系非常尴尬。据了解,目前贾跃亭通过乐视控股及其所控制的其他乐视体系内关联公司,以关联交易的方式形成大量上市公司应收款项,截至2017年11月30日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达75.3亿元。
如今,乐视网表示,将采取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一切手段,责成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停止向第三方处置其所控制的乐视汽车有限公司、FaradayFuture、Lucid等相关股权和资产,并优先用于切实解决其对上市公司构成的实际债务,尽最大可能保障上市公司股东权益。
也就是说,如今,孙宏斌和乐视网也成为了讨债方,站在了贾跃亭的对立面。
未来关系如何? “塑料兄弟情”或将继续
目前,对于孙宏斌来讲,“去贾跃亭化”已经进入最后一步,那就是贾跃亭本人。贾跃亭目前仍然持有乐视网25.67%的股权。
而更尴尬的是,贾跃亭持有的股权几乎全部为冻结状态,这也使得如今乐视网的股权结构无法轻易被变动。事实上,正因如此,孙宏斌重组新乐视的计划也遭遇阻碍。
1月19日,乐视网表示,天津嘉睿增资乐视影业一事,因为乐视影业的第一大股东——乐视控股所持乐视影业股份被司法冻结,导致本次交易终止。另外,上市公司乐视网更名一事,也遭遇折戟。
刘兴亮表示,在之后,乐视在处理国内资产的过程中,贾跃亭和孙宏斌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拉锯的过程。两个人的情谊当然也是有的,但利益才是从头到尾的主角。
也就是说,贾跃亭和孙宏斌之间的“塑料兄弟情”,或许还会继续。

最近两年来,一条行业性消息,却没有引发整个中国的小家电厂商“关注”。这不得不令人担忧:一直秉承着产品卖出去就“万事大吉”的家电厂商们,如今对于消费者在产品使用过程中的体验和感受不关注,还在一门心思想通过推广新产品、新品类激活消费需求,那就是典型的“刻舟求剑”。
其实,事情真相很简单。在不少中国家庭中,一些消费者普遍反响,虽然现在家里的小家电品类越来越多,从过去的几件,一跃升至十几件,甚至几十件。但是,很多家庭高达五成左右的小家电产品,出现闲置,用过一两次、新鲜劲一过,便被束之高阁。还有很多小家电,一年可以使用的次数,竟然不足两三次,完全就是“鸡肋”小家电。
比如,酸奶机、煮蛋器、空气炸锅、面包机、面条机、电烤箱、电蒸箱、原汁机、养生壶、榨汁机、电磁炉等一大批小家电,在短时间内迅速引爆市场,引发消费者的选购。最终,却又在短时间内陷入沉寂。特别是不少小家电在中国家庭出现了“昙花一现”。
虽然,所谓五成小家电在家庭遭遇闲置,只是一些媒体报道的个案,部分消费者提供的经历,但是对于所有家电人来说,几乎都是小家电的用户。大家可以仔细想一想,自己家里到底拥有多少小家电,而又有多少小家电,几乎一年用不了两次,完全是因为一时的冲动购买,又因为长期的不使用被束之高阁。
其实,小家电行业出现这种情况,并不令人奇怪。一方面,很多小家电就属于阶段性、季节性产品,并不可能长年持续的使用。比如说,面条机是一个全国性产品,但是北方面条是主食,而南方面条只是辅食,由此带来用户使用频率的不同。同样,养生壶等产品,在冬天使用频率明显高于夏天;
另一方面,一些小家电产品在发明诞生之初,就属于鸡肋型产品。比如说,煮蛋器、空气烤锅。前者并非家庭的刚需产品,很容易被取代;后者与当前很多家庭的健康烹饪背道而驰。类似的小家电产品,在中国家庭还有不少,比如从榨汁机到原汁机,如今又有破壁机,功能变化快,但用户体验并未得到改观。
此外,还有一部分原因则是,小家电产品质量和品质不稳定,带来用户在使用过程中直接选择抛弃和遗忘。由此小家电行业的品类多、企业多,进入门槛低,由此带来的结果则是产品同质化严重,企业间不拼产品拼低价、拼成本,产品质量差引发的用户群体性抛弃。当年,电磁炉就是因此在市场上“昙花一现”。
最近几年来,在消费升级、产业转型、市场变革等多重力量的推动下,小家电产业也步入并迎来一轮产品迭代、品类创新的高潮期。很多小家电厂商也迎来了一轮“规模增长、利润提升”的新通道。比如说,传统的微波炉在经历了功能的升级迭代之后,就于2017年出现销量的回升和需求的激活。
在这种情况下,小家电厂商更应该关注产品质量、产品功能,以及产品用户交互体验的提升。不能为了追求短期的品类增长、市场做大、份额提升,而应该更多地去研究产品带给用户的价值和性能。不能一边去拓展新品类、新市场,另一边丢失用户信任导致品类消失,这种“猴子掰苞米”的游戏不能在小家电行业重新上演。
对于众多的小家电厂商来说,大量小家电在家庭使用过程中遭遇闲置,这绝对是一轮新的危机,却也是小家电行业打破行业天花板寻求新一轮增长的拐点。就看谁能把握住机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