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乐视网复牌后股价下跌最大的受害者无疑是投资者,5G时代的到来将会使得电视真正做到

在1月19日乐视网发布了终止重组、2017年预亏等一系列利空消息后,有业内人士表示,终止重组后乐视网亦无继续停牌的理由,乐视网或将于1月25日复牌。需要指出的是,股价暴跌风险以及盈利能力堪忧等都是乐视网复牌后无法回避的待解难题。
连续跌停风险
因筹划重组停牌已逾9个月的乐视网,最终宣布重组告吹。据悉,乐视网原拟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乐视影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影业”)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不料,该重组计划最终折戟。在终止重组后,乐视网复牌的日期也将日益临近。
1月20日有相关媒体称乐视网或将于1月25日复牌。值得注意的是,在停牌期间乐视网曾遭中邮基金等多家公募基金下调估值,诸如,易方达基金决定自2017年11月14日起,对旗下证券投资基金(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除外)持有的乐视网按照3.91元/股进行估值。而以转增后的股价计算,乐视网股价停在了2017年4月14日收盘的15.33元/股。如此巨大的估值差,则让乐视网复牌后的市场预期不被看好,甚至有业内人士预测,在复牌后乐视网将开启连续跌停模式,股价将面临重挫的可能。
而乐视网复牌后股价下跌最大的受害者无疑是投资者。根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乐视网约有18.59万户股东被“关”,若乐视网复牌后股价连续下挫,这些投资者无疑将损失惨重。
除了中小投资者之外,牛散章建平也“难逃一劫”。根据乐视网披露的2017年三季报显示,章建平持有乐视网约4977万股,持股比例为1.25%,位列第七大股东。除此之外,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邮战略新兴产业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以及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邮信息产业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分别位列乐视网第六大、第八大以及第九大股东,也都面临着因乐视网股价下跌而带来巨大损失的风险。
需要指出的是,贾跃亭持有乐视网股份约10.24亿股,占总股本的25.67%,其中约10.2亿股已质押给金融机构,基本处于满仓质押状态。若乐视网复牌后股价出现大幅下跌,贾跃亭股份或将面临平仓的风险,乐视网实控人将有可能发生变更。乐视网在1月19日晚间发布的风险提示公告中也曾提到,若公司股价下跌,且贾跃亭无法及时追加担保,金融机构将有权处置上述已质押的股权,从而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贾跃亭目前有庞大的债务无力偿还,能够追加担保的可能性并不大。
资金流“吃紧”
因受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回收困难、债务到期以及贾跃亭姐弟未履行借款承诺等因素的影响,乐视网的资金流出现“吃紧”。
据悉,自2016年以来,乐视网通过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7年11月30日,上述关联方对乐视网的关联欠款余额逾75亿元。对于上述关联方欠款,乐视网也坦言存在回收风险。并且因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尚未收回,已出现乐视网对上游供应商形成大量欠款无法支付、大量债务违约和诉讼等问题。
此外,截至2017年12月31日,乐视网存在融资借款及贷款类负债共计92.88亿元,其中部分将于2018年到期。乐视网存在因债务到期导致现金流进一步紧张的风险,进而导致乐视网存在一定的偿债压力。除了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回收困难、债务到期等因素导致乐视网资金流“吃紧”之外,贾跃亭姐弟未履行借款承诺同样对乐视网的资金流产生“重压”。
对于贾跃亭姐弟未履行借款承诺一事,乐视网也曾多次提醒贾跃亭以及贾跃芳继续履行借款承诺,但贾跃亭姐弟回应称由于个人资金、债务原因已无力继续履行借款承诺。该事件同时也得到了监管部门的广泛关注,其中,北京证监局就曾对贾跃亭、贾跃芳采取了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深交所也于2017年12月29日对贾跃亭、贾跃芳给予了公开谴责处分。
对于公司的经营情况,乐视网也在公告中坦言,受到目前面临的巨额关联应收款项、大股东违反借款承诺等历史遗留问题持续影响,公司经营陷入困顿,如果没有新的资金进入,公司将面临经营困难问题。但宋清辉指出,乐视网的信用体系已经受损,在当下面临大面积应收款项回收困难、公司资金流紧张的风险下,乐视网接下来的融资渠道恐难言乐观。
盈利能力堪忧
乐视网在1月19日午间曝出终止重组的利空消息后,于1月19日晚间再曝2017年归属净利预亏的利空消息,这也让投资者对于乐视网未来的盈利能力产生担忧。
乐视网称预计公司2017年全年累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据悉,截至2017年9月30日,乐视网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5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约435.02%。根据乐视网披露的2017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主要从事基于整个网络视频行业的广告业务、终端业务、会员及发行业务以及其他业务。而在2017年上半年乐视网实现的终端业务收入、广告业务收入以及会员及发行业务收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42.61%、7.34%以及38.47%,上述三项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合计达88.42%,上述三项业务决定了乐视网的主要营收情况。
在2017年业绩大幅下滑的风险中,乐视网指出,由于关联方欠款未能有效偿还导致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公司业务经营困难,无力向上游支付采购款进而形成产品并进行销售,公司收入水平大幅下降。此外,由于受到关联方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影响,社会舆论持续发酵并不断扩大等一系列对公司声誉和信用造成的影响,公司的广告收入出现大幅下滑;同时,由于关联方债务风险、现金流紧张波及公司供应商合作体系,从产品供应到账期授予等均产生负面压力,公司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
不难看出,造成乐视网在2017年业绩大幅下滑的风险中,提到的主要业务就是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乐视网在2018年能否有效地消除社会舆论的持续发酵并成功挽救公司的声誉和信用等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同时对于乐视网关联方债务风险、现金流‘吃紧’等负面压力导致的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在2018年能否改善也存在不确定性。乐视网本拟通过收购乐视影业来进一步增强公司在内容端的实力,如今也宣布告吹。这些问题难免让投资者对于乐视网未来的盈利能力产生担忧。”北京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如是说。

随着2018年的到来,2020年正在逼近,大家翘首以盼着两年后的5G正式商用,颠覆当前的4G环境。随着中国和欧洲的“移动通信宽带化”5G部署模式,让手机等移动设备网速越来越快是全球5G商用的目标。作为一种基础性的技术,5G带来的变革不单单在通信行业,它的力量在于与其他行业的融合。
彩电行业就是其中一个。以目前的技术发展情况来看,在4K、8K清晰度的视频资源以及愈发庞大的储存基数的需求之下,作为技术支撑的更高速率网络环境发展成为必然条件,无论是手机通信还是用电视播放更高清的视频资源,都意味着推进当前的网络技术和通信技术以及带宽速度成为重点项目。随着京东方的G10.5高世代线提前投产,意味着8K面板的量产在即,5G的应用将会对电视技术的普及起到加速作用,推广8K、普及4K、替代2K,成为当下产业上下游发力点。5G网络的落地,将加速推进超高清视频内容的短板,为用户提供更丰富精彩的观影内容。
当前,4K视频源在国内的普及效果不佳,绝大多数的视频APP都无法做到4K播放,网上流传的很多4K内容也是低规范的,大量高质量的4K内容受制于网速难以分发出去。而5G一直被看成在自动驾驶上将实现最大价值,这是由于智能驾驶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顺畅的把交通数据上传到云端进行分析,大概一分钟需要1000G的流量,只有5G能够承担这个重任。
在智能电视上,虽然硬件与软件等技术都在加速刷新人们的眼球,但是视频内容却拖了后腿。如今的智能电视,当家中没有宽带或者wifi的情况下,还能发挥它们的实力吗?显然不能,而即便家中宽带没有打过折扣也无法承载4K片源或者8K片源,甚至目前的家用宽带连1080P都需要缓冲时间,而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5G进场。因此在电视厂商拥有了硬实力后,5G作为软实力同样重要,否则空有一身强劲芯片、炫酷技术但无处发挥也仅是摆设。
据了解,电视由最初的开路信号发展到有线网络,由模拟信号发展到数字信号,给人们生活带来了一定的便利及欢乐,成为家庭生活过程中最主要的娱乐媒体传播途径,但它只能满足基本的观影需求。从前收看电视需要在天台上摆上一台信号接收器或者广电的户户通,此后随着通信技术的发展,3G/4G加速普及,出现了联网电视和网络机顶盒,而5G的建设也将带动电视在数据传输上的实力。互联网电视的流媒体模式从手机4G传输借鉴而来,使用的是家中的宽带与wifi信号传输,而目前的家中宽带多是打了折扣的,而wifi信号也总是不稳定,尤其是在家中上网的设备过多时,导致人们会为了观影需求而舍弃高清片源。
2017年12月20日,在3GPPRAN第78次全体会议上,“5GNR”非独立组网空口标准正式冻结并发布。这意味着5G时代的到来不会太久,4K视频甚至是8K视频将能够流畅实时播放;大数据传输和云技术储存将会更好的被发挥真正实力,生活、工作、娱乐将都有“云”的身影。这一点,已经被三星证实。此前,三星便与日本电信巨擘KDDI合作,首度展示5G网络,在时速超过100公里的火车上,顺利下载8K画质影片,播放4K视频,证实5G网络的稳定与安全性。而在CES2018上,作为主线的5G商用进程虽然低调,却是物联网、无人驾驶、AI、VR/AR走向市场的基础,各大电信运营商、通信解决方案提供商、芯片制造商、OME制造商、汽车制造商在5G网络商用化的投入不遗余力。百度COO陆奇就认为,“AI是5G网络下最好的伙伴或者说是最好的加速器”。
随着5G时代来临,网络超音速的串流特性,高达10Gbps的传送速度以及超低延迟,将驱动越来越高清的影像在5G技术上取得超高速的数据传输能力,5G网络将成为更高清的影像应用专用,将更好的开展电视的智能与联网之路,更好的利用大数据和云技术为电视的软实力背书。5g将推动电视从互联网走向智能+物联网的超音速之路。
5G给人们从生活各方面带来的便利和体验的颠覆,将改变当下在4G时代由宽带或借助wifi信号的光纤传输速度,为如今的联网电视服务造成的数据传输缓慢、影片观看低画质、卡顿等现象,也因此目前的互联网电视并不算是真正的联网电视,失去光纤或远离wifi它就是一台报废的“电子垃圾”。业内人士认为,5G时代的到来将会使得电视真正做到“无感联网”,并且发展成为“物联网电视”,完成电视从客厅经济端口到设备之间交互的中枢神经。
如今的电视越来越向着一张纯粹的屏而存在,而连接了网络的电视盒子则承担着4K等高清片源及系统应用解决方案的传输。当5G芯片植入到高效能路由器、无线电缆/DSL闸道器与机顶盒中,必将带动包括手机、电脑、电视数据传输在内的物联网智慧家庭的联结。
当下的电视盒子支持百兆以太网和单天线WiFi接入互联网已经算是最佳。当5G到来,也必将带动电视机顶盒的数据传输方案进一步升级。值得畅想的是,在OLED已经能够突破3mm厚度的当下,未来的电视或许只是一张干净的8K“壁纸”和一只装载着尖端AI芯片技术、5G网络与8K片源的“口袋”盒子。

珠海银隆拖欠供应商货款事件近日持续发酵。1月18日,有不愿具名的供应商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迫于欠款一事的巨大舆论压力,银隆方面已经主动联系各供应商,承诺会在1月23日前落实部分欠款,同时要求供应商不得随意接受媒体采访。
上述人士同时表示,所谓结款“也只是结全部拖欠款项10%-15%的钱,更多的钱还在压着。银隆那面有要求,不方便多说。”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自2017年7月份以来,银隆的管理团队发生了多次重大调整。随着银隆原董事长魏银仓的易主,公司核心业务分管副总裁也陆续由原格力背景员工接手。然而,公司大规模的人事调整并没有获得所有利益方的认可,其中部分银隆供应商就将矛头指向了新管理层,指责他们照搬空调行业管理供应商的办法,根本“不懂汽车行业”。
事实上,身兼格力电器董事长、总裁职位的董明珠,同时又是珠海银隆第二大股东,加之格力电器此前与珠海银隆签署了200亿元关联交易协议,使得三者不可避免纠缠在了一起。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家电行业在供应体系里确实存在两头压款的现象,但在电动客车行业中却行不通:电动客车上游锂电供应商寡头垄断,下游公交公司极端强势,同时伴随着国家补贴拨付清算的超长账期,最终造成了电动客车企业资金链的普遍告急。
银隆要求供应商封口 承诺支付10%-15%货款
近日,有不愿具名的供应商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迫于欠款一事舆论压力过大,近日银隆方面已经主动联系各供应商,承诺会在1月23日前落实部分欠款。同时要求供应商不得随意接受媒体采访。
值得一提的是,多家供应商都表示,在2016年3月份格力提出收购银隆至2016年11月收购中止期间,银隆基本不存在货款拖欠;而2016年年底格力退出收购之后,银隆开始出现回款不及时的情况。
尽管如此,在董明珠“制造业女皇”光环的感召下,供应商们对于银隆仍然是信任有加甚至加大供货力度。然而随着积压欠款的不断增加,银隆拖欠巨额款项事件最终爆发。
珠海思齐副总经理束磊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该公司被珠海银隆拖欠款项合计7600万元,最长拖欠时长逾一年,已影响工厂正常生产。公司在多次向珠海银隆讨要款项无果的情况下,遂将珠海银隆及银隆电器告上法庭。
据束磊介绍,这起诉讼指向的是2016年的一起储能车合同纠纷。2016年11月份,银隆电器与珠海思齐签约,购买11辆的储能柜及半挂车,合同金额为3007.43万元。
“11辆储能车属于尚无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的充电设备,主要用于新能源汽车的快速临时充电,此前双方曾有过类似交易。”束磊称,在2016年珠海思齐将储能车交付珠海银隆后,珠海银隆又将储能车转售于北京公交。此后珠海银隆提出上述11辆储能车不符合业内专家提出的关于消防灭火、远程监控、绝缘隔热等技术要求,继而拒付合同款。
在珠海思齐方面看来,如若加装银隆方要求的功能,经过行业评估每辆储能车至少要加价数十万元;最重要的是在买卖合同订立之初银隆方面并没有提出相应要求,所以珠海思齐方面自然不会加装。截至目前,珠海思齐在2017年1月份完成交付后,珠海银隆仅支付了1202.13万元,剩余的1775.21万元至今未付。
原董事长辞任高层大换血 新管理层被批“不懂行业”
据了解,自2017年7月份以来,银隆的高层管理团队发生了多次重大调整,多由原格力背景员工接手公司业务。
据知情人士介绍,董明珠入股后开始逐步规范公司治理,管理模式也在向先进制造业的方向转变。然而,管理团队的大幅调整却似乎未获得所有利益相关方的认可,其中有部分银隆供应商就将矛头指向了新管理层。
据了解,珠海银隆共有7位副总裁,其中4位具有格力就职履历,分别负责采购、财务、品质、生产技术等业务。有供应商就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现在银隆就是在照搬空调行业管理供应商的办法,以空调的质量检验标准要求客车供应商。
该供应商称,在珠海银隆与供应商签订的质量保证协议中,银隆方面要求供货的合格供方先预交10万元-50万元不等的风险保证金,同时在检验和售后环节要求也近乎苛刻。“总之钱交到银隆手里,直到交货以后它都会有各种理由扣取质量保证金。干供应商这么多年,包括目前合作的其他客车企业在内都没有预先交付质量保证金的。”
“说到底他们不懂电动客车行业”上述供应商表示,不同于空调行业,客车行业客户需求很多时候都不尽相同。银隆要求供应商签质量保证协议,乱开罚单的做法,一方面可能是为了克扣款项,同时也是不懂行业的表现。
珠海思齐副总经理束磊也证实了这一点。他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银隆总是以售后和影响品质声誉为名对公司开具罚单,累计下来一个月能达到200万元–300万元。”
严苛的质量要求加上大量的压款不放,让银隆在供应商中口碑渐失。“给车厂做配套时间长了,其实是会讲感情的,但银隆这么搞,大家的脸面已经撕破了。”上述供应商如是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