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芝白电在东南亚的家电销售增长超过5%,全球的手机市场上

作为基金的标配股,格力电器的一举一动备受瞩目。1月26日,该股股价攻下近一年来新高,股价上升至57.4元/股。格力电器的强劲走势,不免让551只重仓基金一阵窃喜。
“我们发现市场对2018年经济形势的判断过于谨慎,使得家电、汽车、食品饮料等板块中部分股票的估值水平依然十分具有吸引力,我们因此增加了这类股票的配置比例。”格力电器头号重仓基金易方达消费行业在去年四季报中表示。该基金去年四季度增持格力电器幅度高达94.29%。
基金抢筹格力电器42亿元
据《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及Wind资讯最新统计,2018年以来,格力电器短短4周净买入资金达420157.10万元,成为资金最青睐的基金重仓股。该股继去年大涨85.89%后,今年以来再度上涨31.35%,区间资金主动买入率为5.42%。尤其是1月26日,格力电器股价进一步拉升,上涨3.61%;当天资金净流入4819万元,超大单净流入10678万元。
“当前国内家电行业领先企业与海外家电领先企业相比估值仍然较低,而国内家电行业领先企业的资产质量、盈利能力和利润增速都显著好于国外家电领先企业。在中国的国际地位蒸蒸日上,A股国际化逐步深入,国内优质资产价值重估的背景下,坚定看好国内家电蓝筹股的估值修复逻辑。”北京一基金经理明确表示,“年报业绩确定性高、估值合理的板块龙头值得重点关注。”
格力电器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净利润154.61亿元,同比增长37.68%。
“强者恒强是选择白电龙头最主要的逻辑。”上述基金经理进一步表示,在家电行业中,白电行业的空调龙头公司是最应被看好的,“格力电器估值低,业绩稳定,机构资金会长期重仓”。
550只基金火力十足
基金2017年四季报显示,截至去年年底共有550只基金重仓持有格力电器,是基金扎堆持有的5只股票之一,其中主动权益基金(包括普通股票型、偏股混合型、灵活配置型、平衡混合型)有342只。基金持有该股总数量为46710.04万股,季度持仓增加4529.56万股,持股占流通股比达到7.82%;持股总市值为204.12亿元,持股市值占基金股票投资市值比为1.12%。从持股市值上看,格力电器是基金去年四季度的第八大重仓股。342只主动权益基金持有该股市值合计157.55亿元,占这550只基金持股总市值的77.18%。
格力电器在去年四季度的头号重仓基金是易方达消费行业,该基金去年四季度增持1368.48万股,持股量达2819.89万股,持股市值达12.32亿元,持股市值占其基金净值比高达9.26%。该基金基金经理萧楠在基金四季报中分析称:“四季度消费板块再次领先市场,尤其是龙头企业表现强劲,反应了市场对确定性的追求和对预期回报的下降。本季度我们对组合的调整不多,尽管对持有股票的前景很有信心,但从防范风险的角度考虑,我们降低了一些波动率大、流动性不够充裕的品种的持仓比例,增加了一些业绩增速适中,但波动率和估值都处于低位的品种。同时,我们发现市场对2018年经济形势的判断过于谨慎,使得家电、汽车、食品饮料等板块中部分股票的估值水平依然十分具有吸引力,我们因此增加了这类股票的配置比例。”
截至1月26日,今年以来,易方达消费行业收益率为9.18%,远超870只同类基金4.89%的平均业绩,跻身前1/5。
除易方达消费行业外,持有格力电器数量超过1000万股的还有汇添富成长焦点、中邮核心成长、南方品质优选、融通深证100C、易方达新丝路,持股市值均超过4亿元。南方品质优选对格力电器采取了“一步到位”策略,去年四季度新进持有1059.92万股,一举成为该股第四大重仓基金。
从基金公司的角度分析,易方达旗下基金持有格力电器筹码最重,合计持股8100.92万股,持股市值合计35.40亿元,占净值比达4.56%;汇添富、嘉实旗下基金分别持有该股5272.60万股、4245.11万股,持股市值分别为23.04亿元、18.55亿元。
据《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记者观察,342只重仓格力电器的主动权益基金,今年以来斩获正收益的有330只,占比96.49%,包括长安产业精选A、金元顺安新经济主题、富安达消费主题在内的17只基金年内收益率超过10%。

尽管中国智能手机的增长放缓论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但当年底“成绩单”真正发放的时候,现实却比预测更加残酷。
在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公布的最新数据中,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在2017年首次迎来整体性的下滑,出货量仅为4.59亿台,比2016年相比下降4%;其中2017年第四季度的表现最为糟糕,出货量同比下滑超过14%,仅有1.13亿台。Canalys分析师贾沫表示:中国手机市场衰退的速度,比预期的还要快。
“2017年智能手机的出货量整体呈下降趋势,比如魅族这些以前有一定规模的厂商,降幅明显。同时有乐视,酷派的慢慢边缘化,在2018年,前五的厂商会让市场更加固化,留给其他手机厂商的空间会更小。”贾沫对一财科技记者说。
事实上,不仅仅是中小手机厂商,即便是对于手机排名前五的国内的厂商来说,销量实现增长的压力也不小。
在华为日前召开的市场大会颁奖典礼上,华为消费者业务的2018年市场目标为441亿美元,数字较为保守。早在2016年年初,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经给这一部门的目标定在了“5年内超越1000亿美金的销售收入”,受智能手机整体衰退因素影响,要想完成目标目前来看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即便是在2016年以近8000万部出货量拿下中国市场第一的OPPO,对今年出货量的预期也仅仅是“同比去年略有增长”。OPPO副总裁吴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头部企业的竞争格局已经形成,竞争会更加激烈,在这种情况下,手机企业不能犯错。
“为什么一定要增长呢?市场下滑的时候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吴强说。
“无增长”时代
当去年二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首次出现了季度出货量下滑的时候,行业内外并没有对接下来的形势表现的像今天这样悲观。
当时金立的市场目标还希望在两三年内做到1亿台,夏普还希望依托富士康的资源把中高端市场做起来,而OPPO和vivo也在向中高端市场迈进,完成品牌的升级。酷派、魅族等厂商虽然遇到了困难,但也对市场存有希望,等待翻身的机会。
但还不到一年时间,倒闭、追债以及资金链困难的坏消息笼罩着整个行业。以退为进,成为了目前大多数手机厂商的市场策略。
对于为何中国手机市场出货量会在2017年出现下滑,Canalys分析师表示,目前消费者已经完成了从基础功能的电话到入门级智能手机的升级,而且手机的生命周期不断延长,所以换机的意愿并不高。
事实上,从2010年到2015年,全球的手机市场上,基本上是苹果和三星两家独大。虽然一线城市,iPhone和三星Galaxy已经成为必备品,但对小城市和农村地区的消费者,苹果和三星的价格显然过高,而且他们需要的是更基础的功能。因此,过去两年,中国手机品牌以更加实惠的价格,提供“入门级”智能手机,实现了快速增长。
美国机构Zenith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2018年之前,中国智能手机用户数量将位居全球第一,达到13亿,接近平均一人一部的水平。也就是说,即便是现在市场上的入门级智能手机,功能也是非常齐全的,而且手机的生命周期已经达到了26.8个月。因此,Canalys分析称,在5G普及之前,中国手机市场将会有一段时间的停滞。
吴强也认同这一观点,除此之外,他还认为创新力的不明显导致消费者被动换机意愿变得不强烈。
“智能手机行业不像往年那么快速地增长,原因在于大半年没有技术创新的产品,刺激用户的换机因素没有那么强烈,消费者的被动换机意愿也在下降。”吴强对记者表示,这种趋势仍然会持续,2018年的挑战甚至会强于2017年,整体市场依然会略有下降。
从2017年全年来看,全面屏手机是一个在广告营销语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但事实上,全面屏手机并不是一个新鲜的产品,早在三年前夏普就推出了全面屏手机EDGEST302SH,但受限于传统供应链导致成品价格过高,这款产品并没有在市场上引起过多波澜。最重要的是,从出货量来看,全面屏也并不是2017年的出货主力产品。
在记者采访了多家台湾供应链分析机构后发现,如果把2017年的全面屏手机出货量看做10,三星和苹果将会拿掉6个点,剩下的4个点被安卓阵营瓜分。而在安卓阵营中,华为将会占到2个点以上,而剩下的2个点,就是此前市场喧嚣中的“全面屏风口”。
“对大部分二线厂商而言,提升出货量会相当困难,三线厂商必须牢牢攥紧自己的用户。”贾沫对记者表示,规模给厂商带来的优势从2017年就体现到方方面面,从供应链的掌控,生产的效率,市场营销的强度和渠道的速度,广度,都能够看到规模越大的厂商越游刃有余。而规模更小的厂商则必须选择性的去投入。这一点也是我们认为他们的挑战更加严峻的原因之一。
十字路口的下一步
可以看到,在众多手机调研机构的2018年出货量预期中,国内智能手机的增长率可能都在个位数甚至是在更低的数据下徘徊。对于如何“更有效率”的激活国内市场,各家厂商使用的方式并不一样。
对于OPPO来说,强势的线下市场是优势,而如何实现品牌升级成为过去一年多时间吴强思索最多的问题。在小米和华为等品牌的激进市场战略下,OPPO希望探索一种“超级旗舰店”的模式,来更好地树立OPPO的品牌形象。
2017年年底OPPO在上海开设了全球首家“超级旗舰店”,希望“摒弃”过去OPPO店铺销售“拉人”的“套路”,并且对店内员工不设KPI考核,开设更多的分享课程与消费者进行沟通,虽然吴强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但对于OPPO的品牌升级,这是一个开始。
而vivo则从产品的角度出发,来提升品牌的调性。1月24日,vivo推出了X20Plus屏幕指纹版,售价是3598元人民币,这也是市面上首款搭载屏幕指纹识别技术的量产机型。在此之前,vivo也是国内最早推出18:9全面屏的手机厂商之一。vivo创始人沈炜在日前举行高通的技术合作伙伴大会上表示,vivo愿意在科技创新上持续的投入,同时也认为vivo是每次科技创新的受益者。
华为则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AI手机”上。2017年,人工智能芯片成为华为手机进击中高端市场的“核武器”,蓄势两年才公布的手机芯片麒麟970被余承东称之为开启“AI时代”的钥匙”,他说,现在是APP时代,但未来一定是AI时代。同时,他强调,目前手机市场仍然在洗牌,包括中国市场在内,大部分品牌都会消失掉,未来全球也就剩下三家,甚至更少。
余承东对记者表示,人工智能已经为智能手机的体验带来了颠覆:不用触屏,可以直接语音操作;有人工智能大脑,云端知识库,手机具备深度学习能力;直达服务,不用查各种App,综合体验直达服务。
不过他也坦承,人工智能只是提供一种基础和能力,语音、拍照等方面的应用只是开端,后续还需要生态的完善,华为也已经为开发商开放了人工智能开发方面的资源和能力。“会听、会说、会思考,未来AI在手机上还有更大、更多的可能。
与其他手机头部企业不同的是,小米在2017年的重点放在了国际市场上。小米创始人雷军不久前在接受一财科技记者采访时表示,2017年小米的国际业务成长了300%,而预计2018年也会达到100%。
贾沫对记者表示,在国内渠道成本高涨,市场饱和的情况下,出海成为企业扩大规模,维持增长的必经之路。但如何选择进入的市场是厂商需要去权衡的。西欧北美等发达国家可以带来更好的利润,但是公开渠道占比有限。如果不能很好地与运营商展开合作,会入不敷出,选择更切合自身渠道策略和产品的市场去尝试最为稳妥。
而在Canalys看来,中国市场的衰退将对那些严重依赖本土市场的中国厂商产生不利影响,无论是现金流还是盈利能力都会遭到制约,厂商们进行海外扩张的步伐也会减缓。

自从被美的集团收购后,东芝生活电器株式会社在其赋能下进行了一年半的改革,如今的东芝白电正在寻求在海外市场的二次扩张。
作为扩张的第一步,东芝白电本月在泰国开设了新的总部,以运营其在东南亚的业务。新总部将负责为东南亚市场开发产品和制定销售战略,而此前,这些都需要东芝白电在日本川崎市的总部拍板决定。
坐落于曼谷郊区的东芝新国际总部,是东芝消费产品公司的一部分。东芝白电希望泰国总部能够进一步贴近东南亚核心市场,包括马来西亚和越南,并根据当地需求,在冰箱、洗衣机和其他家电产品的创新方面有更好的表现。
“我们将和美的合作,从位于东南亚中心的泰国开始,提供新的产品,”东芝生活电器株式会社社长石渡敏郎在12月15日于曼谷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深耕东南亚
到2017年12月,东芝白电仅有30%的销售额来自海外,石渡敏郎希望到2020年把这个数字提高到50%。东芝白电泰国总部将拥有广泛的决策权,并致力于提高东芝白电在东南亚的市场份额——在东芝白电的海外销售中,东南亚占比接近三分之二。
“泰国是一个追踪区域市场趋势和消费者偏好的好地方,”东芝白电海外业务负责人恩田贵弘说。除了出口家电产品,东芝白电泰国总部还将进口生产自日本和中国工厂的产品,以供应东南亚市场。
然而,由于生活方式和收入水平的差异,东芝在东南亚地区也面临着独特的营销挑战。
比如,在多数东南亚国家,常见的洗衣机是双桶洗衣机和滚筒洗衣机,但在个别市场却存在着显著的差异。在泰国,由于住宅往往面积较大,消费者更倾向于购买洗涤容量能达到12公斤的大型洗衣机;在印度尼西亚,当地的平均生活水平相对较低,消费者通常倾向于购买洗涤容量为6公斤的小型洗衣机。
恩田贵弘表示,东芝白电也会生产由美的开发的东芝品牌产品,并且也会把在日本销售的高端家电产品供应给东南亚的富有消费群体。本月底,东芝白电将推出与美的联合开发的洗碗机和大型冰箱。
这些产品不仅将在泰国、马来西亚和越南这三个重点市场销售,而且也会在中国香港、台湾地区和柬埔寨、老挝等东南亚国家销售。
东芝白电正在尝试洞察特定市场的独特需求。在被美的收购之前,东芝白电曾开发出一款配有特殊滤网的洗衣机,这款洗衣机解决了消费者在洗衣服的时候必须面对污水的痛点,结果在东南亚市场大受欢迎。
东芝白电在泰国洗衣机市场拥有最大的市场份额,在泰国和马来西亚冰箱与微波炉市场也处于行业前三的市场地位。眼下的东芝白电,正在与韩国的LG电子、中国的海尔以及日本的松下争夺东南亚的市场份额。
截至目前,为了更好地为东南亚市场开发产品,东芝白电从日本总部派员向东南亚当地的销售人员学习。此外,东芝白电也雇佣了当地的公司开展市场调研。但恩田贵弘指出,一个远方的总部很难把握不同市场消费者偏好的细微差别,比如在每个国家,几门的冰箱最受欢迎。
东芝白电的曼谷总部拥有员工20人左右,包括当地子公司的员工。他们将经常拜访客户,以便了解如何提升产品。
东芝白电的愿景
2016年,东南亚市场白色家电销售量为5.37亿台。据日本市场调研公司富士经济预测,到2021年这一数字预计将增长9.2%。与日本相比,东南亚已经成为一个更大的家电消费市场,并且其市场增速要高于日本、欧洲和美国这些成熟市场。
2017年,东芝白电在东南亚的家电销售增长超过5%,恩田贵弘希望能够保持这种势头。
2016年,美的集团收购东芝白电时,东芝白电在截止2016年3月的2015财年亏损近600亿日元,但美的集团看中的是东芝的品牌价值。在美的集团赋能下,东芝白电采取改革措施以提升盈利能力,比如零部件的联合采购,这些改革措施帮助东芝白电迅速扭亏。在2016年上半年,东芝白电实现了1204亿日元的销售额,并且实现了小额盈利。东芝白电在2017财年也有望继续保持盈利。
石渡敏郎表示,与美的的合作,可以借助其全球销售网络,这让东芝白电“有机会与全球品牌竞争。”
去年秋天,东芝白电推出了一款新产品:一款无线真空吸尘器。按照其新的增长战略,东芝白电将在东南亚发力洗碗机和饮水机业务。此外,东芝白电也在开展第二次打开中国市场的努力,这显示出东芝白电重燃了对增长的热情。
对东芝白电来说,其面对的一大忧虑便是此前的母公司日本东芝核电业务对东芝品牌造成的巨大伤害。石渡敏郎表示,日本东芝的财务困境在东南亚已广为人知,这引起了消费者对东芝产品的担忧。
不过,恢复盈利正在提升东芝白电的士气,促使很多人承诺支持东芝品牌。东芝白电的主要挑战在于其是否能够在日本和亚洲其他国家推出具有创新和高附加价值的产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