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想要植入的是SIM卡和eSIM卡双模式,但这却是步步高近一年来首次出现跌停的现象

关于苹果2018年三款新iPhone的消息正不断传出,包括将推出5.8英寸屏iPhoneX后续机型、号称“iPhoneXPlus”的6.5英寸OLED大屏机型以及价格更低的6.1英寸LCD屏iPhone。据彭博社报道,这三款iPhone都将采用全面屏设计,且舍弃了指纹识别改用FaceID面部识别,每款机型的屏幕刘海位置都会内置深感相机系统。
其中5.8英寸2代iPhoneX和6.5英寸iPhoneXPlus将配备A12处理器,不锈钢边框,苹果很可能为新机增加一种新的颜色。至于成本较低的6.1英寸iPhone,则使用的是铝合金边框。这三款机型都是玻璃背板,支持无线充电。
而对于更大号的6.5英寸iPhoneXPlus,苹果很可能在考虑双SIM卡模式。不过此双SIM卡和常见的双卡双待概念有所不同,苹果想要植入的是SIM卡和eSIM卡双模式。后者不必依赖物理手机卡,可直接嵌入移动芯片中,支持所有可支持的运营商。在出国旅行时,eSIM卡能够直接切换国外运营商网络,不仅方便,而且可以省掉昂贵的国际漫游费用。苹果方面尚未确定是否将这个功能实装,或许eSIM卡模式的iPhone只会在少数地区发售。

外媒称,无人超市、无人书店、无人面馆……中国零售业正迎来无人化的浪潮。过去一年里,无人值守技术在众多领域开展应用,为零售业经营模式的创新带来新空间。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2月21日报道,在广州上月正式营业的“凡向未来书店”无人书店,顾客打开手机扫描书店门外的二维码,书店大门便可自动启锁,没有导购与收银员,挑选好书籍与工艺品来到店门口的结算区,再次打开微信扫码,系统便能自动感应识别,经确认并结算费用后,书店大门便再次为你敞开。经营书店的七客联创国际社区运营负责人方浩说,书店消费群主要面向年轻创业者,以无人值守的模式经营是他们的一个创新尝试。开业一个多月以来,在没有刻意推广的情形下,书店收到相当不错的反响。
报道称,除广州外,中国多个城市都已出现无人书店或自助消费型书店,线上商家也在积极布局这一新领域。上月在北京举办的2018天猫图书峰会上,天猫图书负责人张炜表示,今年天猫将与传统书店展开新零售合作,打造智慧书店,让线上线下场景贯通,构建无感支付书店及24小时无人书店。
报道表示,无人值守营业模式是否会被越来越多书店采用进而成为新的创业风口正在接受市场的考验,而无人便利店、无人超市则在更早前蹿红,多家公司积极介入这一领域。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中国无人零售商店专题研究报告》,2017年中国无人零售商店交易额预计达389.4亿元,2020年增长率预计达281%,至2022年市场交易额将超过1.8万亿元。
是风口还是阵风?EasyGo未来便利店联合创始人王牧牧称,一家无人便利店的投资额在10万元左右,以他们目前的营业状况来看,单店每天的营业额在2000元左右,即一个月有6万元收入,毛利率在35%左右,除掉分成等因素,估计单店可在八个月至一年内回本。
报道称,无人书店的回本时间被认为大致相同,由于中国用工成本不断攀升,低成本无疑是无人值守模式的最大优势,但此模式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面临多种挑战。广发证券发布的研报认为,无人便利店节省了租金和人工费用,但同时也增加了技术投入,目前单店营业面积内每天所创造的销售额上还没体现出优势,每平方米的投入约需1万元之多,供应链效率的提升是无人便利店发展的核心。此外,无人模式的发展还有赖国民素质的提升,目前中国无人便利店也面临消费者挑选后,货柜摆放混乱的现实问题,这些都将成为无人模式在中国广泛拓展的巨大挑战。
另有分析认为,无人零售店铺通常面积较小,商品种类有限,消费者很可能因为在一家店买不齐想要的商品而放弃前往。此外,在电商、外卖平台蓬勃发展的当下,送货上门已是越来越多人的选择,还有多少人愿意下楼到无人便利店购物也是一个问号。
上海徐汇区一家“无人面馆”去年10月开业后,吸引了众多关注。不过,几天后就被迫停业。徐汇区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无人面馆”的经营超限,原本只能从事预包装食品的销售,但实际上涉及现场餐饮制作环节,并不在许可经营的范围内。同时,西南首家无人超市“GOGO无人超市”在经营了四个多月后也暂停营业,同属一家公司的无人货架项目“GOGO小超”也宣布停业。不过相关负责人强调,这并不代表无人零售业的模式有问题,他们对于项目仍然抱有信心。
报道称,无人零售会否成为新的行业风口,还需市场和时间检验,但无疑具有想象空间。艾媒咨询认为,未来随人工智能识别技术和提取特征技术进一步发展,无人零售商店有望成为下一个零售巨头。可以预见的是,随着科技发展日渐成熟,零售店铺走向智能化将是发展趋势,这一过程将同时贯穿着革新与再造。

在上周五宣布腾讯、京东的战略入股后,步步高于昨日复牌。但其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却并没有如万众期待的那样暴涨,而股价一路下挫,盘中甚至出现了跌停。虽然在大盘的带动下,步步高的跌幅有所收窄,截至收盘,步步高股价下跌5.16%,但这却是步步高近一年来首次出现跌停的现象。很显然,这次资本运作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市场对步步高前景的担忧。
新葡萄京棋牌手机版,新葡萄京棋牌官网,联手京东、腾讯,但步步高却缺乏新零售基因
春节长假结束后的第二个工作日,步步高发布公告称,腾讯、京东分别受让公司股份,其中腾讯将持股6%,京东将持股5%,股票下周一复牌。此次转让总价约16.26亿元。转让后,步步高董事长王填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这意味着本月初步步高与腾讯、京东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就此尘埃落定,而腾讯和京东也将为步步高带去最宝贵的线上流量。
回顾步步高这几年,这家传统零售企业一直在苦苦谋求转型。在中国传统零售行业整体下滑的2014年到2016年间,步步高的营业收入尽管在增长,净利润却十分「难看」,分别为3.45亿元、2.14亿元、1.33亿元。尤其是2015年步步高开始迎来阶段性的季度亏损,其财报的数据显示,当年不仅达到了近十年来的最低点,甚至在2016年的净利润不到1%。
就在此情况下,步步高董事长王填喊出:「未来,无论是电商巨头还是传统零售企业都将继续加大线下门店资源的配置」,事实上过去几年步步高一直在线下加速门店的开设,而在线下疯狂扩张的同时,步步高也在拥抱线上,但由于缺乏技术资源和运营经验,步步高的尝试大多宣告失败。去年12月28日,步步高关闭自建跨境电商平台“云猴全球购”,原因未向外界公布。
截至2017年6月,步步高共开设业态门店304家,其中超市业态门店250家,百货业态门店54家。不断开新店,商超百货复苏慢、竞争大,也慢慢成了步步高净利润缩水的主要原因。其中2016年开店40家,全年净利润同比下降37.8%。步步高2017年全年财报尚未公布,但步步高集团CEO曾玉铭在内部管理年会透露,盈利能力没有达到预期。
对此,王填在公开场合承认其数字化战略在2017年只是“度过了萌芽阶段和愿景规划阶段”,步步高的新零售尝试也就此告一段落。
加入腾讯联盟,步步高并没有作出最好的选择
作为零售巨头,步步高本身的确拥有得天独厚的线下流量资源,但面对电商迅猛发展和消费者日益多元化的需求转变,这家企业的未来却显得充满坎坷。很显然现在的步步高急需互联网巨头帮助其完成零售转型,进行全面的线上线下数字化。
面对随之到来的新零售元年,传统零售纷纷或投靠阿里、或牵手腾讯,步步高此时也面临“站队”的情况。选择腾讯还是阿里,这一度成为步步高面临的一道选择题。但尽管在此之前与阿里曾多方面合作,在「卖身」路上阿里也曾作为谈判对象,但却最终却因为步步高在线下零售所占份额过小没有获得阿里重视。
有意思的是,在牵手腾讯、京东之前,王填却更喜欢用阿里提出的「新零售」概念,而不是腾讯的「智慧零售」以及京东的「无界零售」。实际上,在王填描述的步步高未来战略中,我们也可以看到阿里新零售对他的影响。例如,阿里CEO张勇提出,新零售要逐步实现人、货、场的数字化,而步步高也表示要首先实现人的数字化,2018年6月30日前「完成所有会员的数字化」。
过去一年间,天猫、银泰、盒马鲜生先后落地了新零售的玩法。进入2018年阿里开始将盒马的形式进行品牌和理念输出,并开始加速对已收入麾下的传统零售进行门店改造,以此来拓展市场。阿里巴巴的新零售布局开始逐步进入发展的稳固期,天猫对线下零售改造带来的积极影响也开始体现。
从百货业、3C家电连锁、超市便利店,再到全国最大的商超卖场集团,阿里巴巴推动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进程一脉相承,即以入股的方式建立独家合作,并在移动支付、云计算、物流、大数据等领域提供一整套解决方案。从这个角度来看,线上线下都相对处于弱势的步步高最好的合作伙伴自然是阿里。
新葡萄京,被迫捆绑的未来,步步高接下来将要何去何从?
谈及合作,王填表示,「步步高和京东、腾讯合作,除了把线下商品蛋糕做大,更多是想把线下红利释放出来,供应链协同端一定会有价值。京东在商品和供应链方面可以给线下零售商赋能,起到协同效应;腾讯可以在数字化会员方面有优势」。
对于未来,王填则透露,「三方会成立一个联合团队推进新业务合作,本周三方业务团队就会在一起工作了,业务合作内容后续逐步和大家沟通」。但问题是,步步高和腾讯捆绑在一起很容易,但如何整合却是一件真正的麻烦事。
事实上,现在资本市场最担忧的事就是「腾讯和京东巨资入股永辉、家乐福、沃尔玛之后,步步高将在这个大家庭中居于何种地位?」众所周知,步步高、永辉和沃尔玛都是步步高在线下的竞争对手,身为区域零售商的步步高与他们之间进行整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第一财经日报对步步高的前景提出了担忧,「虽说相互协同,但电商和实体店商的融合与客源导流并不容易。此前腾讯已经投资永辉、家乐福、万达、海澜之家等,而京东也投资了永辉,并与沃尔玛关系密切。这就使步步高面临整合之外的另一个敏感问题——这些同属于腾讯系和京东系的零售巨头该如何平衡和应对竞争关系,步步高自身的优势是否可以力压竞争对手、脱颖而出」。
事实上,步步高在未来腾讯联盟争取资源可能也处在弱势地位。永辉可以依靠生鲜优势可聚拢线下客源,而这些低成本获得的实体店客源能够反向导入线上,让电商获益。沃尔玛和家乐福优势则在于品牌和完善的供应链,并与京东实现商品采购的协同,步步高如今所面临的趋势可以说非常尴尬。
新零售的下半场,腾讯真的是最好选择吗?
随着腾讯不断加码线下零售,正式从幕后到台前,腾讯和阿里在新零售的直接正面交战已成定局。但腾讯本身并没有电商和零售基因,其本身既没有阿里「新零售」那一套可落地的战略,也没有像盒马鲜生、淘鲜达这样的实施工具,这让腾讯无法像阿里那样频密布局线下,并非不愿而是不能。
所以腾讯的新零售布局更多是强调“去中心化”赋能。简单来说就是选择有效率的企业(京东、永辉、唯品会……)进行合作,给予相关企业所需要的资源,最终赋能并连接所有场景。具体来说,就是腾讯将提供强大的场景、大数据、AI技术支持,以及腾讯全产品线,帮助商家量身定做解决方案,以及线下门店实现数据化和智能化。
最终的结果就是虽然腾讯在被投公司的持股比例一般都相对较低,很多都低于10%,且不太干涉对方经营,但因为腾讯扼住了上游的流量和数据咽喉,始终位于产业链上游具有绝对的主动权,所以其在所投企业中的话语权却一点也不低。腾讯而言,这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变现效率高又在能力半径之内的,就自己上手做赚取全部的利润;在腾讯公司体内变现效率低,不好上手的,则交给其他主体,腾讯只收「流量税」。
然而对合作零售企业来说,这种合作形式却非常糟糕。不同于阿里,腾讯的新零售更多是出于两个用意:其一是尽量占坑狙击阿里新零售,毕竟知名零售企业就那么多,拿了腾讯的钱就不能再拿阿里的;其二则是为微信变现导流,实现腾讯连接一切的构想,所以几乎零售企业都要在与腾讯的合作中加上小程序。
腾讯有钱、有流量,开出的条件又让零售企业无法拒绝,不失为阿里之外最好的选择。但对正在的业务整合提升的公司来说,其实腾讯这种赋能却并不是什么利好。因为很简单,对于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新零售而言,阿里实际上比腾讯更具备优势,因为阿里可以很容易就在内部将淘宝、天猫、聚划算、口碑以及参股和控股的线下零售公司全部打通。
而腾讯系的新零售相关企业基本都是参股而非控股,想要完成体系内的一体化并非易事。像每日优鲜、超级物种以及京东超市都有生鲜的布局,三者原本就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最终是否愿意进行整合存在疑问。
当然腾讯也有决定胜负的武器,那就是利用小程序整合所有商家资源来对抗阿里的新零售。但这个生态却存在一个致命的问题,小程序强调要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平台,但腾讯新零售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京东、拼多多和唯品会们却都是中心化的平台,而这没办法不产生冲突。
至于商家是否真的愿意全力拥抱小程序,其实也会存在疑问。最近腾讯体系内的微选平台正在拼命招商,并计划向中小微商家开放微信生态中的优质流量。小程序对商家具体会如何赋能暂时还无法一窥全貌,但拼多多、京东在微信生态的超然地位,却很有可能会大展拳脚的商家们无所适从。
小程序能给腾讯阿里新零售之争带来变数,很大程度上在于基于社交关系的“裂变式传播”,这会给商家带来巨大的流量红利。但问题在于,如果不是腾讯体系内的玩家,是否能享受得到这份红利?这或许是腾讯急需要解决的一个难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